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一個人de獨舞——在文字構築的視覺花園。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孤独的旅人,一个人生的探险者,一个人间过客。从东半球到西半球,从城市到城市,从落日到落日,流浪、行走、品味生活。在命运之河驾一叶扁舟,用虔诚的朝圣者灵魂,赞美荆棘、爱和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2017年微痕迹(200-212):野花开满额头等一组  

2017-11-17 02:45:45|  分类: 莫笑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微痕迹(200-212):野花开满额头等一组 - 莫笑愚 -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2017年微痕迹(200-212首)

作者:莫笑愚



谁能说,所有古老的东西
都将继续古老下去
消逝的
惟有时间?!
                      ——题记,莫笑愚



第200首  野花开满额头

花儿街上的花
都不是野花
间生着
异域的君子兰,紫罗兰,薰衣草

君子兰被叼烟斗的人
摆放在窗台
与酒柜里的拉菲和人头马
遥遥相对

街角的花园里
四月的紫罗兰盛开
被穿Prada的贵妇爱着
每一个花瓣都是一句爱的誓言

在隐居者的山丘,薰衣草开成花海
被自驾游的小家碧玉们捧在怀里
熏衣草籽被仔细收藏
放进她们飘香的衣橱

我独爱野地里的鼠尾草
爱它们与泥土妖孽的缘分
细雨落在花瓣上,野花开满额头
我接受它们的一切:毒药,美酒,颓败的美



第201首  谎言

洒满月光的小径
不在月亮里
月光洒落草尖的声音
不在星空里
每年中秋月圆的时候
是乌鸦飞过天空的时候
只有乌鸦的颂词是真实的
小径长在乌鸦背上
野草铺满乌鸦的胸脯
它们也是真实的
月夜的轻响
被不眠之人听见
像乌鸦真实的谎言

(2017-9-28于北京)



第202首  打开

凿开一堵墙呵
放进光,洗净积尘

积尘压断房梁呵
楚风歌如秋叶

秋叶似蝴蝶飞呵
风一吹就飘向田野

远方的田野空空呵
惟有秋风穿越

秋风又轻又长呵
掀开楚人眼睑

楚人高蹈黑河中央呵
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黑河水轻且沉重呵
蝴蝶栖息在中央

(2017-10-1于芝加哥)



第202首  幸福之诗

阳光热烈
阳光下的孤岛
被浪花包围
浪花撞击岩石
破碎的瞬间
也是热烈的

同样热烈的是孤岛
岛尖上海鸥婀娜
像不断成长的少女
它的影子
被浪花碾碎
海鸥碎裂的影子
同样是热烈的

多美啊——
这热烈的时代
幸福随处可见
岛屿,浪花,鸥鸟,巨岩
它们的幸福被你看见
都是你的
你也看见断垣残壁
古老渔村的废墟
这些残损之物
像流逝的时间
时间开花
也是幸福的
它们的全部幸福
同样都是你的

但水下的黑暗
你看不见
岛屿的巨大躯体
在海面下方
被黑暗昼夜蚕食
倾斜的沉船的残骸
被海盐侵蚀
锈迹斑斑
远航者
他的头颅只剩白骨
散落在锈蚀的船体旁边
这些苦难你看不见
也不必理会
你有这万里波涛就够了
你有这炫目的阳光就够了

你的世界
阳光总是炫目
一切恰到好处
海的泡沫
适时死亡的前奏
献出贝壳的肉体
用它已知的死亡
拯救所有未知的死亡

阳光下的事物
总是生机勃勃
即使死亡
也爆发生命的力量
像林火骤燃
那光明的
热烈的
血盆大口
呵!
这无言的
炫目的
隐藏死亡和黑暗的
幸福时代!



第203首  肤浅之诗

好吧,就让我写肤浅的诗
过肤浅的生活
烧一壶水
肤浅的水
温度刚好不烫伤嘴唇
浅浅的水壶
一小杯温吞水
只够打湿一小块地皮
地皮上的小草浅浅地摇
它们低调的时光
浅浅地划过
日晷表面
我的幸福也是浅的
刚够感觉快乐
那快乐就一闪而逝



第204首  庸俗之诗

丁香花谢了
桂花开了
月季花总在轮回
像佛陀转世
常开不败



第205首  幻影之诗

“我家有老鼠”
“啊?!那得想办法除掉它”
“不能……”
“为啥不能,你要养鼠为患吗?”
“它不是一般的老鼠
是您的孙子
名叫chinchilla
您不能狠心
杀了它!”

(2017-10-18于GSWS)



第206首  被禁锢的雕像

我看见黑暗幽深的隧道里
被钢筋网住的雕像
人的身体,脸
躲在面具下

我看见雕像冷汗淋漓的脊背
地心闪电给他侧面的光
双眼流泪,头低垂
一滴水,它的回声悠长

我知道三十年时光如飞
雕像身体里的黑暗
是隐藏最深的黑暗
那里从没有蝴蝶飞出(蝴蝶会哭吗?)

我知道暴力的线条充斥隧道
从隧道里爬出的旧事,一种历史
被暴力击打,充满暴力
又被暴力的坚硬线条绑缚

像电椅上的绑匪呼唤救赎
他内心的祈祷来得太迟
纵使乌云里有闪电,被闪电照亮的
也不是青山绿水,罪——

一个无聊的字眼,被反复否定
他体内的闪电,在我的内心呼号奔走
穿过隧道,抵达脚踝
而我替他感到了乌云的暴力

像黑色的海浪汹涌,乌云
涌向我,淹没我
它的手臂从天空下伸,几乎攫住了我
——哦,这被弃置于幽暗隧道里的雕像,

流泪的眼,被暴力线条绑缚的身体
黑暗中飞不出的蝴蝶(谁在呼唤,my savior)
乌云里有闪电,那被闪电照亮的
最终,又被闪电撕成了碎片

(2017-10-22于CQ)



第207首  远古的情人

我从前爱过的人
出现在梦中
他骑一只大白鹅
从水面飞过
水面的残荷
被他惊扰
将它们衰败的头
更深地垂下
他的胯下有风
有昨日的风
手上有尺牍经卷
写满史前历史
他凌空而来
如伏羲之子
挥动阴阳八卦经幡
这远古的骑士
从鹅背上飞身跃下
当他抓紧我的手
他就变成了牧羊人的子嗣



第208首  我梦见大片乌云,在山顶

西南一带的大山
树木葱茏
江水温柔
江水那么绿
像绿萝绸缎
或者千年翡翠
它的华贵那么轻
无法压住我内心沉重的铁

我必须告诉你
从前的爱人
这满眼茂密的绿树
绿树覆盖的群山
已不是我的最爱

我现在爱荒漠
爱滚滚黄沙
爱黄沙漫卷的黄土高坡
那些嶙峋的岩石
黑鹰遒劲的爪子和喙
是白日的盛景
乌云在山顶
是我的梦在天空翻卷
那些隐现的老树

独立在山坡和峭壁
它们的孤独,坚韧而苍凉
正如覆盖我全部身心的
严冬的雪,苍莽而不可遏止……

(2017-10-22于CQJC)



第209首  辽宁宾馆

比鸡鸣起得更早
在子夜的寂静中
悚然惊醒
我一身虚汗
翻身,起床
强迫自己吞咽
夜晚留在喉咙里
既然咳不出来
不如将它埋进肺叶

街灯微弱,隐隐投射
窗户开向一座老坟
坟头没有鲜花
杂草也全无
这一座荒冢
在电视里成为演义
里面的男女佯哭假笑
上演的剧情
我不关心,也不必知道

这个百年老店
发生过许多重大事件
倭人的旧迹还在
又添加了新的
戏子,军阀,土豪,各色政客
墨绿,青白,艳红,蓝紫
他们的痕迹深入墙缝
我的痕迹是浅的
像轻描淡写的粉笔画
一出现就被夜晚的风吹走

我不是佛教徒
从未礼过佛
佛自然不会理我
我也没有钟馗之功
无法降妖除魔
为了躲避夜半枪声
我选择了一个小房间
唯愿安稳地
把从前做过的梦
再做一遍



第210首  穿衣服的眼睛

到处都是电子眼
我在黑暗中跑步
像光着身子的皇帝
为了让眼睛保持温度
我脱下隐形的新衣
给无所不在的眼睛们
穿上



第211首  长城长

为什么要修长城
如果粮仓是空的

为什么要修长城
如果河水断流

为什么要修长城
如果花朵枯萎

为什么要修长城
如果女人的乳房干瘪

为什么要修长城
如果石头埋葬了青草

当你两手空空
呼啸的北风比你富有

修长城的人靠吃药活命
最终也被药丸吃掉



第212首  白稻穗

我们来自不同的星球
说不同的语言
用不同的半脑思考
我需要花一生的时间
学会你的方言
当我的山顶,出现
第一株白色稻穗
我知道日头正在偏西
秋天正在来临
如今,你的山头白雪皑皑
我的山顶,更多的稻花摇着白头
这些白色的稻穗
装满时间和风
沉重的阳光将它们压弯
在风中摇摆
我从未爱上过喝茶
如今我坐在秋天的风里
拿起白色的茶杯
沏一壶白茶
在灯下写诗
夜半捂着被子流泪
我偶尔举起你的鸡尾酒杯
嘴里叼着你的雪茄
你的方言是酒
我的方言是辣
我必须用我的方言
才能与你对话

(2017-10-25于北京)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74)|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