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一個人de獨舞——在文字構築的視覺花園。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孤独的旅人,一个人生的探险者,一个人间过客。从东半球到西半球,从城市到城市,从落日到落日,流浪、行走、品味生活。在命运之河驾一叶扁舟,用虔诚的朝圣者灵魂,赞美荆棘、爱和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莫笑愚10月诗歌若干:《午夜着火的池塘》《隔壁的鹦鹉》等  

2016-10-30 15:43:09|  分类: 莫笑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莫笑愚近期诗歌若干:《午夜着火的池塘》《隔壁的鹦鹉》等 - 莫笑愚 -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作者:莫笑愚



我心里有一只青蛙在叫
我耳朵里有上万只蛐蛐在叫
青蛙的叫声遥远而微弱
蛐蛐在我耳朵里做窝
叫声凄厉,像洪流
在午夜湮没我

一只青蛙的叫声是孤独的
它的同伴尚未动身
远处的灯光灭了又亮了
许多新人陆续到来
每一幅都是生面孔
我身边的一些人渐渐走了
成为远处的灯火

这个世界足够疯狂
早已从清晰沦为混沌
从混沌走向洪荒
我耳朵里的一万只蛐蛐叫着
让我心发慌,头昏沉
蛐蛐的尖叫
像成群的马蜂涌向我
用它们的毒刺扎我

我是活在洪荒时代的刺猬
用马蜂的尖刺狙击过于明亮的光
夜晚的文明是无所不在的街灯和霓虹灯
而我内心的声音指向远方
那儿有一只青蛙
在午夜着火的池塘
自言自语

(2016-06-15初稿;2016-10-18修改,于北京)



今天,你把我摁进毒气室
像希特勒把犹太母亲,妻子和女儿
押进集中营,艾希曼面无表情
目睹她们在毒气室里挣扎
但我似乎看见了他嘴角不易察觉的
一丝冷笑。把我也塞进毒气室吧
但是不要把我填进焚尸炉
那会产生废气污染空气
我宁愿我的肉身自然分化
成为泥土,然后花朵在上面生长
我的反抗和犹太母亲一样
灰霾的冷笑像艾希曼一样
在毒气室,犹太母亲可以忍住哭泣和叫喊
却忍不住呼吸,这一点,我做起来
也毫不费力,尽管吸进肺里的
不是氧气,尽管,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我的血管和肌体早已被凌迟
你看见石灰墙上犹太母亲绝望的抓痕
十指陷进墙里,鲜血淋漓
你看不见我身体里碎裂万段的血管
看不见癌细胞如何在肺泡上繁衍
但是今天,就把我摁进毒气室
你将看不见我怎样死亡

(2016-10-19于北京)



我爱着的树
也被你们爱着
我热爱的秋天
也同样为你们所热爱
这世上的美无人会摒弃
我们都有爱美之心
当天上的云掉进水里
水中的树重回天上
你的一个笑容
足以照亮我一生的贫瘠

你爱着的世界我也爱着
但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我的
秋天的叶子落了,秋叶
不属于天空,它的归属是泥土
它就是泥土本身——
当我用目光抚摸眼前的大树
它用沧桑皱褶的躯干
供养过所有的叶子
现在它孤身一个
像我一样,把手臂伸向天空

(2016-1023于北京)



     ◎ 虚症

我从前的邻居是个英俊男人
身高八尺,美髯茂密

他看天时眼里有日光
看地时有月光

他看见深渊
眼里就有雷霆闪电

他胯下的白马也有灵性
马蹄踏过的地方水草肥美,森林流蜜

太阳升起,照在唐古拉山口和他的女人身上
生殖的河流像马尾,在奔跑中雄性地高扬

那时没人知道霾是何物
苹果清甜,江上的波浪绿如翡翠

河豚不是凶猛的动物,它不吃人
只是在江面拍打水花,让鱼鹰栖在上面

鱼是最好的冲浪手
江浪一举,鱼鳞闪亮

我从前的邻居不知何时
搬走了,去向不明

现在我的周边,许多人体态丰满
皮下脂肪越积越厚,眼里只有绿豆大的光

他们缺钙的骨头疏松,被沉积的脂肪裹着
像臃肿的病人染上了虚症,一脸绝望

(2016-8-20于北京)


     ◎ 隔壁的鹦鹉

我的隔壁现在住着一只鹦鹉
一只愚蠢的鹦鹉
将自己关在精致的鸟笼里

这鹦鹉来自巴西,羽毛华丽
叫声洪亮像哭丧但是哭丧之人
声音也没它洪亮,没它哀伤

它每天清晨在笼子里大声鸣叫
喝纯净水,吃家养的虫子
然后扑腾几下翅膀,自以为飞在峭壁上

早晨的麻雀叽叽喳喳
在笼子外嘲笑这可笑的自大狂
灰喜鹊飞来落在笼子上,笼子一颤

鹦鹉哇地叫出声来
好像在为全世界哭丧
它哭声嘹亮,仿佛末日来临

 (2016-7-18于北京)


     ◎ 院子里有一群狗

我住的院子里有一群狗
被不同的人家养着
大的如德国牧羊犬
小的如腊肠狗
一条链子,一头拴着它们娇气的脖子
另一头拴着它们主人的手
它们有时被主人牵着散步,有时
它们牵着主人跑
一只拴着链子的金色狮毛狗无缘无故地
跟我亲热,用它灵敏的鼻子嗅我的脚
它仔细地嗅,仿佛要从我的鞋底
搜出暗藏的玄机或二战时的报话机
到了傍晚,一条没有被拴着的狗
跑到我的后院,骄傲地撒了一泡尿
仿佛在告诉我,此处是它的领地

(2016-10-15于北京)


     ◎ 猫再次选择了流浪

我从上海湖南路
捡回的一只流浪小猫仔
长到三岁,历尽千辛万苦
被我带到北京。它羞于
见陌生人,总是把闪电般
迅速消失的背影,留给
不速之客。我独自在家时
总是很安心,不会担心强盗土匪的突然光临
它是娇气的小生灵,当它在花园玩耍
拧断一只倒霉麻雀的脖子
它就变成了残酷的屠夫
它长到五岁,时间
在它身上留下了痕迹——
它越来越大腹便便,有了
暴富者的体型。那一晚
它始终焦虑地盯着窗外的夜色
一不留神,一道黑色闪电
从我身边消失,再也不见踪影

(2015-10-5于加州棕榈泉)


     ◎ 我闯入了别人的生活

最近我又开始做梦
一些阳光像金子
照在早晨的湖面
一些波涛像透明的祖母绿
让我忽然之间有了生育的欲望
还有一些人,他们在梦里遇见了我
有的笑容像三月的风
有的面色铁青愁眉不展
我以为自己进入了一个从未去过的疆域
梦里是另一个祖国
而我也有了一个不同的身份
那么陌生却又充满诱惑
梦幻之城总有意想不到的奇迹发生
梦醒了,我发现是自己
闯入了别人的生活
并且在一片陌生的国土
以别人的名义活着

(2016-10-26于贵州毕节)



早晨从混沌开始
从晨曦升起之前的启明星开始
从亮了整晚的床头灯开始
闹钟是催命鬼
我比它醒得更早
比它更热衷于催自己的命

大街上挤满了被催命的人
早晨6点,贵阳绷坏了
松弛整夜的神经
像个多动症儿童,把所有积木、玩具熊、
电驴、自行车、三轮车、公共汽车搬上大街小巷
再让早晨的天空
被雨雾填充

我把自己填进街上的缝隙
像把水填进装满沙石的玻璃瓶
我屡次三番被赶命的人超过
一个身背背篓的彝族老人
在我身边停下脚步
把装满洋芋的背篓往上提了提
我看见他轮廓分明的脸
布满刀耕火种的痕迹
一对山东夫妇
在街边卖吊炉烧饼
麦子的香味诱惑我的神经
仿佛遇见隔世的情人
一种占有欲,从腹部冲向脑门
然后停留在舌尖,久久不去
他们死活要给我找零
拒不接受我浅薄的施舍

一条狗,以自由的冲刺
跑过十字路口,穿梭于车流的缝隙
一辆装满赶命人的大巴
在路口冲向我
被我咬了几口的烧饼,尖叫一声
跳到街心,惊起一只白鸽

催命鬼早已动身
但我还不到死的时候
我总是重要场合的迟到者
我也将在自己的葬礼上迟到
但我不会缺席这个葬礼

(2016-10-29于北京)



     1

鬼节降临
鬼魂出没
魑魅魍魉们个个鬼叫
感觉饥饿和口渴

在地宫幽闭一年
它们面黄肌瘦
身体和魂魄一样轻飘飘
其实它们没有身体
(你以为看见了什么,那不过是
意念和臆测)
轻飘飘的是万圣节的黑羽毛

     2

我把自己幽闭在卧室
一整天,只为避免
成为饿鬼的节日零食
但鬼魂在白天不会出现
我在暗处,是秋季
短命白昼的唯一幽灵

     3

万圣节的白天
我的冰箱是空的
橱柜是空的
储物间也是空的
空荡荡,仿佛被饿鬼洗劫

饥饿!此刻饥饿的不是鬼魂
是害怕鬼魂的活物
——比如我

但是我并非真的怕鬼
鬼们面目清秀,在我面前
藏起它们的利齿
我怕无缘无故在大白天失踪
错失成为饿鬼的机会

     4

我的诗歌还在腹中孕育
刚刚有了婴儿的雏形
却在不意之间失踪
仿佛幽灵从人间蒸发
我变得失魂落魄

可是,我宁可丢失魂魄
也不愿丢失诗歌
只因诗歌
是生之灵魂与命之骨血

(2016-10-29于北京)

后记:
       诗歌是如何产生的?一首诗中的字是如何跑到一起的?在它们以不同的组合聚在一起之前,是什么状态的——叠加态或纠缠态?文字、文学、文化本身就是人的意识的产物,它应该是已经塌缩了的意识干预的结果。从量子力学角度来看,如果丢掉的魂魄存在于宇宙的某个地方,丢掉的诗歌也一定会在某个地方继续存在着。但是诗歌?它究竟是什么?(哈,新奇!本人该是用量子力学来思考诗歌来龙去脉的第一人???)



寒冷突袭了这座城
不淡定的除了人
还有许多事物

风是首先不淡定的
秋风吹走了霾,也吹落了树叶
篱笆上的风车转得更欢

天空不淡定,它撞翻了
我的蓝色墨水瓶,颤巍巍的
蓝画布上,白云悠悠地晃

我也无法淡定,在冷下来的秋天
内心的激灵并非来自秋风
也不是来自天空的摇晃

落叶覆盖树根上的泥土
死者回来了,索要他的旧口琴
腐败的叶子盖住我的慌张

口琴在我的唇边颤抖
我的舌头和簧片一起抖动
像情不自禁地吻着死亡

(2016-10-30于北京)



热度尽失
气温降到冰点以下
相对于保暖,美
已退居其次
退居其次的还有
充满热情的
呐喊
中国足球队反正是输
不如闭上嘴巴
省点力气
我也把嘴巴闭上
把博客关了
把写下的字擦掉
如果能
擦掉互联网上的一切痕迹
我也会毫不犹豫
让活着的继续活着
让死亡的继续死亡

冠军不必常胜
常输无人能敌难道不值得庆祝
把嘴闭上
把笔扔进足球场
十月过了,很快就是冬季
天气很冷
活着就很好了
大街上始终挤满了人
灰头土脸的人
趾高气扬的人
衣冠楚楚的人
大言不惭的人
典牍贩珠的人
噤若寒蝉的人
将死已死的人
大街上的狂欢,总会有人缺席

天气很冷
注意保暖

(2016-10-31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