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一個人de獨舞——在文字構築的視覺花園。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孤独的旅人,一个人生的探险者,一个人间过客。从东半球到西半球,从城市到城市,从落日到落日,流浪、行走、品味生活。在命运之河驾一叶扁舟,用虔诚的朝圣者灵魂,赞美荆棘、爱和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诗三章:活着,在一条河流里  

2016-03-30 17:35:16|  分类: 莫笑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诗三章:活着,在一条河流里 - 莫笑愚 -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作者:莫笑愚

 

 

海子死后无诗歌

卧夫死后无宋庄

         ——题记

 

 

     1、河水冲走了影子

 

我去田野踏春

新绿的柳条怀着青涩

那些摇摆不定,在我心里

像蝴蝶飞过水面

 

肉体的种植一直在进行

早晨种植麻雀的叽喳和打工仔纷乱的脚步

它们如三月的雨水,迷乱着缤纷,并倾注于我

中午种植阳光怀春的风声,道路的轰鸣止于桃花的喘息

哪些仓促的桃花,将粉红贴上白鸽丢弃的哨音

而后掉进自身短命的陷阱

 

岁月本是一座桥

肉体的荡漾在这头,内心的呼救在那头

我的生活立于桥上,把年少的影子丢进河水

想起海子和卧夫,两边的岸抱着河水哭了很久

河水已经带走了许多人

也终将把我带走

 

     2、生了就要活着

 

在这个大大的村庄活着,纯粹的艺术遭到贱卖

握笔是一种工作,不为体面只为谋生

生儿育女是肉体的狂欢,白天黑夜都在进行

哪有那么多崇高的事物啊

爱情只是个名词,文明的幌子和遮羞布

掩盖动物无以驯服的野性

 

我已经把此身的欲望压到最低

用桃花遮目,不理会乱花渐欲迷人眼

站立时是人,躺下就是野兽。拒绝思考

吃饭为了活命,睡觉为了活得清醒

我时常闭目,不为养神

只为将自己和身外的世界看个分明

 

生了就要活着,尽管活着

是一件比死亡更艰难的事情

谁在春天死去又在下一个春天活了过来?

流水始终在我的面部流淌

在轮回的春天,许多人共用一个名字

许多名字脱口而出,应答的却只有一个人

 

     3、死去的爷爷活不回来了

 

一种古老的活还要活多久?

太阳都长出了白胡须

 

我的爷爷,这老不死的(母亲时常这么叫他)

其实是老死的

他年青时是满清的最后一拨举子

民国又作起了教书先生

他开私塾,用束修盖房子、买地、给独生子娶媳妇

这么大的罪恶,被革命被剃阴阳头被架飞机纯属正常

土改时他的房子都分给了本族兄弟

自己独留一间柴房,一个灶台,一只水缸

他死时是地主,活着时,一次放牛

被公社的疯牛踩瘸了一条腿

 

死去的爷爷死去多时了

他从未回来看过我

即使他回来,我也不认识他

太阳下河流的阴影都被移植到它自己的脸上

爷爷的坟头落满麻雀的羽毛(轻如鸿毛啊,老不死的书生!)

他唯一的遗产被父亲贱卖

据说灶台下埋着爷爷一生的积蓄

那本康熙年间的康熙字典

在破四旧的大火中

被烧成了灰烬

 

2016-03-30于北京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提笔的瞬间
阅读(496)|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