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一個人de獨舞——在文字構築的視覺花園。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孤独的旅人,一个人生的探险者,一个人间过客。从东半球到西半球,从城市到城市,从落日到落日,流浪、行走、品味生活。在命运之河驾一叶扁舟,用虔诚的朝圣者灵魂,赞美荆棘、爱和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存谢】《每日诗选》第17期(左诗苑与江苏诗人选稿平台)  

2016-02-23 19:05:17|  分类: 他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日诗选【第17期】

本期诗人(排名不分前后)——石棉选稿:
张无为 吕行 邹黎明 小西  任先青  粮满仓 莫笑愚 春暖水 刀歹 初见
 
1、不是轮回
 文/ 张无为    

两条河绕过山,逐渐靠近
终于相遇,汇合。两岸
相隔两条船,逐渐靠近
终于相撞,一条伤痕累累
云飘过来,你能听到一些声音

一条船分开两岸,河水安静
突然被山分开,两股水流
渐弱渐远。一条船
不知搁浅在哪个岸边
风刮起来, 不声不响

大山有时青有时白
水色时而绿时而黄或者不明
船舱里外,还有活着的死去的
动植物,大海与沙漠
季节先后都忽略了
 
 
 
2、河    流
文/吕  行
 
一只古老的陶罐
倾倒出一条清澈的河流
历史趴在它的岸边  像一头河马  一丛灌木
一弯饥渴的弦月  大口地啜饮
落日是最渴的豪饮者
它有一只巨大的  不见底的汤碗
装得下这一整条河流
却不会让一滴溅出它的碗口
 
 
 
3、张四的表演队
文/邹黎明

张四表演队的出现
说明又有一位老人
没有熬过冬天
戏台就搭在一片开阔地
离灵堂不远
除了吹鼓手
还有唱的跳的
左邻右舍、隔壁村子的
都来了
大家看着笑着
村子难得热闹
这是张四的表演队带来的
也是这个老人死后
唯一留下的
 
 
 
4、隐形人
文/小西
 
雨天,坐车
一个人去海边。靠窗的座位空着
凹下去的部分,盛着浅蓝的雨水。
 
一直把左手放在空位上
我承认,因为爱或者失望
心底的涟漪,一圈圈扩大。
 
那个隐形人
时而闪在身后,拥我入怀
时而嘲笑我,弄乱我的长发。
我想,此刻他就坐在身边
头微微侧向窗外,手里攥住
一只湿漉漉的白鸽。
 
 
 
5、梦中父亲收割我
文/任先青
 
梦中  我长成芦苇模样
春夏之间  年轻着绿色忧伤
晚秋  开白花  举降旗 
被风推搡  不说寂寞  内心空茫
 
割苇的人来了  浑身锈迹
那是父亲  挪动秋凉  赶来收割我
他用镰刀直线说话  割过去
用绳索曲线说话  缚紧我
他不责备我草本属性  做不成栋梁 
梦中父亲没有脾气  面目浑浊  眼有泪光
 
 
 
6、老人与椅子
文/梁满仓
 
他是木匠 ----老木匠
一身的好手艺
脸 仍然能看出
红松的端庄
紫槐的硬朗
水柳的慈祥
 
现在 他的手艺
像冬天的草帽
闲挂在墙上
一把曾经亲手打造的椅子
拆了装 装了拆
 
 
 
7、妈妈,外面有狼
文/莫笑愚
 
妈妈,外面有狼
你昨夜拆除了院子的篱笆
现在它们来到了门外
但我手里没有猎枪
 
月光黯淡,狼群毛色鲜亮
它们举步时仿佛绅士
尖叫起来就是饿狼
而你有肥沃的疆土,妈妈
 
妈妈,狼群就在门外
用尖利的牙齿咬断了门环
你依然病着,双眼半阖半开,头枕一条巨蟒
我祭出血拳,但手里没有猎枪
 
 
 
8、金三角
文/春暖水
 
站在窗口,站在一个新年的起点
前方铁桥跑过辆火车。来回闪动的窗户
来回模糊的面
金三角,让人徘徊的三叉路
一条进城,一条出城,一条伸向湘东
如同三条支架,把我架起
街边行人较少,那个赚取生活的早点摊
叫卖着亮亮的阳光
一个女孩从左眼角出现,跨过鼻梁
走出右眼角时瞟来一眼
我想窥视生活,但生活,首先发现了我
——花朵一样!
 
 
 
9、小狗对着火叫
文/刀歹
 
这么久没写诗了
也这么久没赚钱了
我怀疑是不是得罪了神明
梦里又见了恐怖的上吊的白绳

给父亲烧五个钱包
给走饭烧五个钱包
小狗对着火叫个不停

我带着小狗上山
小狗总是吐着舌头
在前面几十米的坡头等我

一下温暖如春
一下寒风刺骨
这个冬天叫人捉摸不透
大雨昨晚开始下
一直没有停
她冒雨去买红枣
 
 

10、我的大脑和天空一样糊涂
文/初见

我的大脑和天空一样糊涂
掩埋了大年初五的人群,掩埋了大年初五的建筑物
我类似地震,敢大胆的外出
我被山河的小我伤害,我被草木的大我收留
吸血鬼,明目张胆抢夺我的三餐
大明寺的Wi-Fi,是它的入口
我屈从游人的面颊,多辐射,缺黄土
我屈从上香人的喃喃自语,香火的鼎盛、梵音的浮躁
我屈从我抚摸腊梅花、枯枝,欧阳修我又是人的一分子
下着鸟瞰“南朝四百八十寺”的大雾。我是我的食物
我的大脑和天空一样糊涂
天黑之前,我全呆在天黑以后的扬州
东关街的牛肉汤、宋朝的城砖、压水井、红灯笼
我无法形容它们的铜味,多么远古,多么井井有条
多么朝向民众的九曲十八弯,尸灰
我也是一景啊,那个男子凝视我
使用怀疑、苍白、占有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