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一個人de獨舞——在文字構築的視覺花園。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孤独的旅人,一个人生的探险者,一个人间过客。从东半球到西半球,从城市到城市,从落日到落日,流浪、行走、品味生活。在命运之河驾一叶扁舟,用虔诚的朝圣者灵魂,赞美荆棘、爱和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存谢】张建平:瞧——迎面而来的女诗人  

2016-11-21 06:51:22|  分类: 他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存谢】张建平:瞧——迎面而来的女诗人 - 莫笑愚 -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作者:张建平



解读诗歌,是一个历险的过程,尤其好诗歌。要满怀一种热忱,在细细地熟读几遍之后,从任何一个让你突然感触心跳的词汇里,发现一个诗人美妙的情怀;也要在语速、语序的节奏中,感知一种奇妙的思绪与情绪,这思绪是作者展开联想的穿透力,这力度可能是力竭,也可能是挖穿灵魂的钢刃;而更要探索的是,诗歌,把我们带入其中,而我们又如何“出来”?

任何的品读都会有瑕疵与忽略。横看成岭竖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但视角确实是至关重要的。读诗,如同把脉,望的是每一句诗章的张力;闻的是作者通过每一词句的叠加通过一种承负着的心理活动给我们带来的感觉;切的是诗歌中透过富有张力的语言表达,作者隐含着什么样的真实情感;问,也就是当我品读了几遍莫笑愚女士的诗歌之后,我问自己:如《芝加哥蓝调之夜》这样的一组诗歌,是否在”模糊“了具象与意向之后,我可不可以把它当作一首精美的短短小说来读?同时,我会学习与钦佩作者对于自身情绪的深切感知与把握在诗歌写作中的运用。这就是诗歌的功夫,当我们写诗忽视性格与个性的时候,诗歌没有了灵魂。

我终于从作者的诗歌中“走了出来”。但我仍然几遍地再细读。我体会到一种语速,一种激昂地竟然要把语句“揉烂”,而后,急迫地对这个世界发出诤语。作者在对于现实世界声色的领悟,高人一筹。因为,世界与身在此地的距离,并非是诗歌需要探寻的,诗歌,需要救赎的是我们心灵的归处。因此,《芝加哥蓝调之夜》在“七夜”的时空中,作者用诗歌的美妙给我们阐述了,也可以讲“构建”了一番场景。这个时空,是由诗歌语言与情感交织构建的时空,我在其中畅游。主编谭越森先生特别给我介绍了一下莫女士,也就可以有一个大致的判断,不同语种的语言思维方式交叉影响,将会带来一种特殊的风格:诗歌,竟然可以脱离什么具象与意向联姻关系,而进入一种把情感与语言的特质惟妙惟肖地结合起来,或言,在具象中直接表达情感,形成的风格依然会受到读者的喜爱,并在其中刻印思想。如”七夜“里的很多句子都有这些痕迹,很轻,但有着作者浑厚的情思。“在城市,天空与大地都不长草,鸟儿不飞,而透彻的蓝是一种空洞、”“人类的生存状况和生命之意义,消解在稀薄的空气里,直至最后,从内部引爆”,多么有张力的表达,很少的形容词与副词,每一句都是动词在敲击心脉的一偶。诗歌需要每一个动词掌控情感释放的节奏,也就是说,当我们领悟诗歌的时刻开始,必应先知道性格,让性格纯粹地在这个世界;在这个总也让人难堪的现实中爆发,那么,诗歌,为你所“占有”。而我们的性格,准确地说,就来自于“动”。
     
需要反省一番的是,对于现当代中国诗歌而言,个人认为中国真正的女诗人很少。诗歌,似乎是男人的专利,徐志摩、北岛、顾城、海子等。而挂有女诗人头衔的舒婷,实话说,语言太过肉麻,心灵鸡汤式的莺莺细语,总也让人心疼,心疼的诗歌其实与思想差距甚远,诗歌,是一种启蒙,在追求之路上,为修行的更远。从诗歌与文本论,男人的思维逻辑与性格特征决定了,男人在诗歌天地里的得天独厚,这份“得天”源于哲学思考与哲学思辨在诗歌创作的理性立意,男人这种雄性动物更会把硬朗的性格要素充分地展现出来,客观地说,女人天然的,具有慈爱母爱般的柔性、温润的性格特征,并非能够在诗歌里给予读者带来饶有力量的阅读诉求。请原谅,我并非性别歧视,我是站在语言文本的特定立场上,来揭示性别写作的不同要领。而显而易见地是,当今文坛,女性在古诗词诗歌领域独领风骚,颇具李清照般婉转婉约的填词诗歌风潮在中国经久不衰。出不来女哲学家。但,女诗人,总会迎面而来。
 
以个性而言,莫女士的诗歌,就总会带有柔性暧昧特质的萨克斯风格,低沉而妙有回声,女人的风韵感在她诗歌里隐约展露着。蓝调的乐章,伴着洒满雪花的蓝玫瑰在诗歌里生动地绽放,有悲欢,也就犀利的质问,明显的经过严格训练的学院派文学训练的诗歌语言,在并不阻隔的流淌的柔性与犀利交融的思维特质里,巧妙地把思想情绪隐含在章节中。诗人的命运向来如此,总要与现实进行一番梳理后的背离,论距离感,有些浅薄,我在写这篇评文时有意地在进入到这组诗歌的内核中,并以此也用诗性的思维来构思。当与诗人能够通过文本交流的时候,其实,文本并不能代替诗意的一种贯穿,所以,文学评论的第一要求:走进作者心灵,我仍然会竭尽全力地设法做到。
    
当诗人用“借给我手电,你有绳索吗?如此跳跃感强烈的语句,带给我同样的思路跳跃的时候,我对此文的立意与诗歌解读基本完成。我仍然会以小说的观感看这些特殊特质的诗歌。我也沿用阅读的习惯,再从后往前看。这篇《火井》面对现实更深层面的揭示,基本正如作者写意的:“这个陌生的世界,一切似曾相识......”最终,我们迷茫,火井,距离地狱似乎一步之遥,而作者,仍然充满女性特质温情的人文关怀,让现实还会有手电,虽然灯光很暗,但也照耀着充满迷茫的路径。与我个人阅读品味而言,我更为喜欢《冷夏》这组诗,更为贴近了男性的视野,在诗歌具有的韧性力度上,让作者的思想从自然的田野上,一路向西,走向伴有夕阳的高峰,路虽漫长,正在上下求索。
    
我的英语不好,在看莫女士的翻译作品时,久久抹不去的却是傅雷先生似哭非哭的哽咽的情景,在脑海里翻腾。仍然需要客观阐述的是,当下中国文坛翻译领域里的景象,并非美好,尤其一些当代的翻译作品,似乎总有词不达意的感触。傅雷先生说的一句话记忆犹新:“人一辈子都在高潮、低潮中沉浮,唯有庸碌的人,生活才如死水一般”我把这句话针对性地放在诗歌上论述,唯有在诗歌里徜徉的诗人们,总不会在生活中碌碌无为。因而,应该感谢莫女士对于诗歌多情般的眷恋与感知,语言翻译中的领悟,必会带给您难得的诗歌灵犀,从此,你的诗歌会让更多人的喜爱。
 
在阅读了带来如此深刻体验的诗行,芝加哥的蓝调,给我了另一番情绪,如仲夏夜之梦。我坐在一个低吟浅唱着美国乡村音乐的咖啡馆里,来上一杯咖啡,仍然不去轻易端起它,看着窗外:瞧,一个中国的女诗人,她来了。
     
张建平,男。《独立作家》专栏作家。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192)|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