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一個人de獨舞——在文字構築的視覺花園。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孤独的旅人,一个人生的探险者,一个人间过客。从东半球到西半球,从城市到城市,从落日到落日,流浪、行走、品味生活。在命运之河驾一叶扁舟,用虔诚的朝圣者灵魂,赞美荆棘、爱和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莫笑愚译诗:查尔斯.布考斯基诗一首——《自杀的孩子》  

2015-06-07 13:42:47|  分类: 莫笑译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译诗】查尔斯.布考斯基诗一首:《自杀的孩子》 - 莫笑愚 -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作者:布考斯基
翻译:莫笑愚


我去了最糟的酒吧
指望在那儿
被谋杀。
但我所能做的只是
再次将自己
灌醉。
更糟的是,酒友们甚至
开始
喜欢我了。
我在那儿只想惹怒别人
并被推入黑暗的
深渊
结果是我赢得了
免费饮品
恰逢某地
某个
龟儿子躺在医院的
病床上,
全身插满了
管子
为了活着,他拼命挣扎
使出了吃奶的劲。
无人会助我
死亡
当我们畅饮
达旦,
当第二天
等着我
用它的钢钳,
用它臭气熏天的
匿名,
它暧昧的
态度。
死亡并非总是
如期而至
当你呼唤
它,
哪怕你从一个
闪光的
城堡
或者从一艘远洋游轮
或者从地球上
最好(或最差)
的酒吧呼
唤它。
如此无礼
只会令众神
犹豫并
推迟死期。
问我:我已
72岁了。



附英文原文:

THE SUICIDE KID
by Charles Bukowski

I went to the worst of bars
hoping to get
killed.
but all I could do was to
get drunk
again.
worse, the bar patrons even
ended up
liking me.
there I was trying to get
pushed over the dark
edge
and I ended up with
free drinks
while somewhere else
some poor
son-of-a-bitch was in a hospital
bed,
tubes sticking out  all over
him
as he fought like hell
to live.
nobody would help me
die as
the drinks kept
coming,
as the next day
waited for me
with its steel clamps,
its stinking
anonymity,
its incognisant 
attitude.
death doesn’t always
come running
when you call
it,
not even if you
call it
from a shining
castle
or from an ocean liner
or from the best bar
on earth (or the
worst).
such impertinence
only makes the gods
hesitate and
delay.
ask me: I’m
72.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