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一個人de獨舞——在文字構築的視覺花園。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孤独的旅人,一个人生的探险者,一个人间过客。从东半球到西半球,从城市到城市,从落日到落日,流浪、行走、品味生活。在命运之河驾一叶扁舟,用虔诚的朝圣者灵魂,赞美荆棘、爱和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生命,不倦不屈在极夜中前行——浅读莫笑愚的诗《极夜》文/乐乐  

2015-04-09 07:21:55|  分类: 他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不倦不屈在极夜中前行
-----浅读莫笑愚的诗《极夜》


        江南的四月,知冷知热,骤热骤冷,太阳高悬的前些天达33度,这些天连日阴雨,气温上限低至8度,人,像蒸桑拿而后又入冰库,受尽老天“凌辱”,有些像读《极夜》感觉。闲话少说先读诗歌。
【转载】生命,不倦不屈在极夜中前行-----浅读莫笑愚的诗《极夜,在十二月》文/乐乐 - 莫笑愚 -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极夜》/莫笑愚

     1
静。空荡荡的屋子
空荡荡的床,
镜子,
和鞋(像方舟)
全部在我空旷的掌心
空,荡荡——
宛如冬天的针孔

     2
高压锅焦躁不安地暗吼
用地震前夜的
窘迫,激怒一头
非洲狮。
王者。
把夜吞进肚子
从瞳孔吐出太阳

     3
温暖的煤气灶,贴紧我的后背的肚皮
吐出温柔的蓝色火苗
语言
虚脱地摇晃(那不是爱)
从舌尖升起北极
夜,幽蓝地在镜中烧
融化的不是坚冰,而是词语

     4
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转身时
每个关节都嘎吱作响
像墙角处寂寞的
老藤椅,活了一辈子,依然努力站着
为了纪念某种诞生
活着但不必吐纳,像越冬的蛇

     5
真静!
这夜,除我之外
唯一醒着的
还有猫。夜的空旷被
短命的灯丝颠覆
猫的触须
和爱情,死在极夜。 
(2014-12-18初稿于北京)

        读罢诗歌我首先想的是那些思想家/艺术家/诗人为什么会发疯掉,他/她们是不是就是被困死在这样的极夜里?意识悬浮于一个深夜一个清冷的空间,意识又流动于这样的一个时空,“黑、冷”的胁迫,又为黑、冷所辖迫!那么,诗歌的意和识是什么呢?

        1、诗歌第一节的“宛如冬天的针孔”,我想象一下,一块布或一块冰上打几个孔的情形,有着透光的功能,这些在“我空旷的掌心”孔,就是“屋子”“床”“镜子”“鞋(像方舟)”,作者要说什么呢,作者说的是这些“孔”之间的连线,这是构成现实生活的全部!它们都在“宛如冬天”的极夜(现实)中。相信作者写这首诗歌的时候,情绪于一个相对低的潮区,不然不会这般地冷色。

        2、诗人对意象取舍,因表现手法不同,朱自清说有“远取譬近取譬”的相异。这里的远和近,不是离我们身体距离的远近,而是说意象的张力大小。开始我对笑愚诗歌“高压锅”“煤气灶”这2个词入诗非常纳闷,这么不协调不诗歌的东西入诗,说这是败笔,是客气,说可以枪毙这首诗歌,不为过。虚构一个砖灶铁锅也比它们诗意。读完诗歌才知道,这是一个向前(过去)向后(未来)双向张力的一个意象,极夜的意象(暂按下不表)。

        3、诗歌的第二节的“非洲狮”“王者”当然是说被压抑被囚禁的人性/本我/和理想。“把夜吞进肚子/从瞳孔吐出太阳”是一种豪气/壮志,青春激情。“太阳”是美好之境了。字里行间充塞着我们唏嘘不已的无奈以愤慨。而这“非洲狮”“王者”的另一层意象就是人了,是你也许是我。读到这里好像找不到恰切的直接,来说莫笑愚其人其诗给我的映像,要借海子,海子高尚,似乎又太脆弱。

        4、诗歌第三节写的是一种“饿”,不是肚皮贴后背的饿。而是因了“语言/虚脱地摇晃”;“北极”“从舌尖升起”;“夜,幽蓝地在镜中烧/融化的不是坚冰,而是词语”。这是借小喻大,借物喻世。花园有吗?有!在空中,只是在不断地被规划/修改。“文明进步"在一袋生成大头娃娃奶粉中、有毒食品中,这是几乎让人绝望的一个“实在”。

        5、诗歌的第四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转身...”可能来自于生活的某个真切场景,这里理解成是原始的复写和象征,也无不可。但我更愿意认为是作者把自己在时空上推出的位移。这是极夜,不是今夜,这是诗歌妙招!它的渲染给人以漫长黑冷的压迫,有种挣脱不了的无限纠结!那年那月自己是“风烛残年的老人”时,依然是为了“某种诞生”“依然努力站着”,不是纪念碑,而是“越冬的蛇”。从“活着但不必吐纳”“努力站着”可以读得诗里的情感有非常复杂的陌阡,丝丝缕缕,小可以到个人花落枝头的情感守望,大可以到家事国事理想实现的遥遥期待!有些儿凄凉,有点儿悲壮!

        6、诗歌的第五节是“悬浮于一个深夜一个清冷的空间,意识流动”往回收。就像喀嚓一声的相机成像,都“死在极夜”。这里的“短命的灯丝”是反语,谁不向往光明和阳光?在清冷黑暗的极夜?

        7、回到诗歌的张力来源于原始生活的矛盾处。笑愚的这首诗歌中的“高压锅”“煤气灶”说出是一个时点,像数轴上的O点,连着农耕/后现代工业2个时代,这便是《极夜》“悬浮意识”的来源和去向。这是诗歌的妙招之二。往东往西,最终一切并未在短命的灯丝颠覆的夜的空旷中获得温暖和阳光,他/她分娩太阳的壮志/吞下夜的豪气都消失在清冷里极夜中,似乎一切都渐行渐远,渐行渐远地分离!

        9、“诗不说出。诗显示可能。诗无达诂,不落言筌。诗大于世界,诗是世界本身”。本文读诗歌被“遮蔽”的,远远多于浅显“语言”说出的。这是这首诗歌“变异性、写意性和跳跃性”的语言带来的品格和宽泛。主观色彩的写意和叙事(说)过程的拆除,开拓着一种“强大的压力”(诗歌的张力),一种在生活凌于精神上受“胁迫”的形塑。作者没有说一切像生活在“高压锅”里经受怎样煎熬,没说在空旷的房子就像高压锅里,更没说现实生活,多大的压力。然而诗歌恰实实在在的“形塑”了这一切。人的精神的救赎,就在这样一种高压和困顿之中,在不见光明的极夜之中。这便是作者通过“叙事(说)过程的拆除”,“主观色彩的写意”来完成的。 诗人是匠人,得有手艺。这可能就是手艺吧......

        10、读罢诗歌至少会想2个问题,一是,我往何处去?我将以怎样的姿势面对未来的人生?

        诗歌虽然以“死在极夜”的悲凉为煞音,但诗歌的意蕴,并非是绝望的,而是“依然努力站着”的。让读者想象到,即使倒下,他/她的胃里还残留有不死的草籽,在倒下的地方会长出草来开出花来。这是生命,不倦不屈的前行。这也是对2问的回答。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