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一個人de獨舞——在文字構築的視覺花園。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孤独的旅人,一个人生的探险者,一个人间过客。从东半球到西半球,从城市到城市,从落日到落日,流浪、行走、品味生活。在命运之河驾一叶扁舟,用虔诚的朝圣者灵魂,赞美荆棘、爱和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定稿:《秋叶之歌》《这波光粼粼的长河》《梦,抑或非梦》《自由:一种呓语》  

2015-12-02 07:20:06|  分类: 莫笑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定稿:《哦,这波光粼粼的长河(组诗)》《梦,抑或非梦》《关于自由》 - 莫笑愚 -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1. 秋叶之歌
 
从不提时间之殇,不提悲哀和生离死别
不提少年如何一夜之间白了头
他走过这一生,头也不回
 
一切都是静静的
静静地生发,静静地枯萎,然后凋落
像秋雨,像风中飞扬的种子
 
一种宏大的叙事,以极细致的涓流
缓缓注入生命之翁,它的回音
比天空的波涛更持久,比沉默的大地更静谧
比婴儿降生时的哭声更响亮
 
树枝张开嶙峋的手,任叶子飘零
从不呼唤,更不挽留
它只是静静地等候,等秋叶
落光了,再静静地回头
 
(2015-11-24)
 

     2. 这波光粼粼的长河
 
     ***
 
你躲过一次光明的死亡
在午后睡去,于凌晨醒来
你活在黑中,夜是你的呼吸和思考
 
     ***
 
凌晨三点三刻
长河在黑瞳孔里
波光粼粼
 
     ***
 
冬夜的风醒着,潭柘寺的佛经醒着
平克弗洛伊德的长河醒着
我醒着,在一首汉诗里
 
     ***
 
北平的雪下了许久
从满清下到民国下到如今
这场大雪,在紫禁城的墙头一直落
积雪埋没脚踝,我踩一脚,它喊一声
它从雪堆里唤回格格,从老胡同里
唤回天桥玩杂耍的老头和他手里的糖葫芦
雪落在四合院的窗棂上
倏忽就化了,在我的眼角
流淌成河
 
(2015-11-24)
 

     3. 梦,抑或非梦
 
我总也整理不好那方橘色镶边的宝蓝色披肩
但时辰就要到了,母亲迫不及待
就要打开寨门,看热闹的人在门外
像等待开闸的赛马,急不可耐地跃跃欲试
前蹄紧张地刨起身下的尘土,烟花四溅
一只赛舟,水手们已箭在弦上
 
长颈鹿在寨门外,昂起修长的脖子
优雅而闲散地吃树上的叶子
这是深秋,老树像秃头的父亲
头发稀疏,但金黄的树叶
将它从内到外照亮。仿佛灯塔
或古堡遥远的灯光,这老树
在傍晚,将我的脸颊和头发、手臂
以及蓝披肩,一起点燃——
我看见一个卡夫卡模样的人
举手抬起礼帽,从遥远的地方向我行礼
 
母亲和看热闹的人们等不及了
传说中的洪水在远处奋蹄
长颈鹿不紧不慢地吃树上不多的叶子
它们金黄,在暮晚的红云里通体发光
你回过头来,脸上浮现温暖的笑容
冲我挤了挤眼,在红云的投影里走出寨门
许多小鹿在人群的潮水中奔突
但我始终整理不好那方橘色镶边的宝蓝色披肩
 
(2015-11-23于北京)
 

     4. 自由:一种呓语
 
从天空洒下的光是自由的
从高处吹来的风是自由的
失去重力牵引的石头是自由的
无根的雪花扑向大地也是自由的
 
我天马行空的心是自由的
我风中飞扬的发是自由的
我闭上眼,雨水顺着脸颊滑落
雨水和我都是自由的
 
但我看见一道无形的墙
理性之光无法穿透
假如世间真有绝对自由
它一定完美得没有任何缝隙
不带任何异质,包括光明、色彩、声音、和人的呼吸
包括能量、物质、暗能量、乃至暗物质
而整个宇宙就被黑暗充盈
什么都不复存在
包括空气和光
包括爱情、生命和自由的本体,甚至量子的平行宇宙
而我们面对的,将是
绝对的虚无,和无限膨胀的
绝对窒息
 
(2015-11-21于北京)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提笔的瞬间
阅读(512)| 评论(6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