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一個人de獨舞——在文字構築的視覺花園。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孤独的旅人,一个人生的探险者,一个人间过客。从东半球到西半球,从城市到城市,从落日到落日,流浪、行走、品味生活。在命运之河驾一叶扁舟,用虔诚的朝圣者灵魂,赞美荆棘、爱和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存谢】《2015年中国诗歌排行榜》目录与后记  

2015-12-26 02:01:24|  分类: 他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周瑟瑟

【转载.存谢】《2015年中国诗歌排行榜》目录与后记 - 莫笑愚 -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说明:

       本书已经出版,感谢入选诗人与所有赐稿诗人的支持,感谢出版社与主编邱华栋的信任与辛勤劳动,一本年选要体现出编者的视角,确实需要一定的勇气与公正、客观与独到的眼光,我只能说我们努力了,现在接受大家的指教,明年争取做得更好。
        样书请入选作者将自己的入选诗歌题目名、邮编、详细地址(不是收快递的地址)发至出版社编辑的邮箱:982515781@qq.com,由编辑统一通过邮局平邮寄给作者。请稍等。查询样书也请直接与这个QQ邮箱(朱老师)联系即可。不要发给我。
        本书的新闻发布暨朗诵会将于2016年1月5日在京举行,具体地址会提前一周公布。
        另,其中个别诗人作品有删,但至少保留了一首,因为美编在排版时版面因素所致,因不是连排,在转页时有的无法容纳另一首时有个别删了另一首,没有其它原因。
        祝朋友们冬至快乐!

                                                                              --周瑟瑟    
                                                                                    2015.12.22.

2015年中国诗歌排行榜》     

主编:邱华栋
编选:周瑟瑟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2015年12月


目 录

第一辑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总榜10

臧棣的诗:防潮垫入门/秋天的灯笼入门/排毒法入门

伊沙的诗:重回鲸鱼沟/在青海听我的首位英译者梅丹理先生讲述他当年初读我诗的故事/上海的天空

沈浩波的诗:花莲之夜/姐妹/我在你家喝啤酒

韩东的诗:扫墓记/玉米地/照片

杨黎的诗:秘密1/秘密2/秘密3

张执浩的诗:最深的夜/过道/给畜生写春联

陈先发的诗:膝上牡丹花/渐老如匕/良愿

雷平阳的诗:脸谱/基诺山上的祷辞/穷人啃骨头舞

徐江的诗:维也纳黄昏/吞噬原理研究/

侯马的诗:五台山景区宾馆/狼/天坛

 

第二辑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00后10

李沛然的诗:致诗歌/流火

朱夏妮的诗:赵主任/暴雨前在教室

铁头的诗:想念/女人的善变
茗芝的诗:心形的尿/用鼠标搜索树叶

董其端的诗:天使厨师/古老的诗

徐毅的诗:镜子/时间

姜馨贺的诗:在特呈岛骑单车/天黑了

崔馨予的诗:无题/白蝴蝶

杨渡的诗:凳子/魔术礼帽

彭果的诗:不要飞翔/坠落

 

第三辑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90后10

吴雨伦的诗:完美感觉/若干年后

李唐的诗:夏季来临前一切都像幻觉/马匹消失,童年紧随其后

苏笑嫣的诗:对生活的投诚/春天把我们吹出声来

玉珍的诗:在我出生之地的大树下/帝国衰亡的前夕

蒋静米的诗:违禁药品/到处都是走失的人

阿然的诗:我并不是特别想知道/漫食人生
马晓康的诗:我想擦一擦父母头上的雪/醉酒歌

李瑞的诗:叙述学/本能论

李天意的诗:稍息/VOICE V 商籁

王尧的诗:白色挂满钟表/安魂曲

 

第四辑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80后10 

李成恩的诗:白鹭/看戏

阿斐的诗:为什么要有信仰/清朝末年

丁成的诗:葫芦吊着,葫芦黄了/我们这里

郑小琼的诗:乌鸦/月亮

巫小茶的诗:谁会亲吻瞎子的睫毛/秋风词 

肖水的诗:苏州西园寺坐禅/This is the morning 致Y

胡桑的诗:赋形者——致小跳跳/北茶园

李浩的诗:挽歌/去衡水途中

唐不遇的诗:脸谱/暴雨过后

熊焱的诗:清平乐:河西的草原/清平乐:祁连山上的雪


第五辑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70后10

朵渔的诗:出离/大声喊

姜涛的诗:夜行的事物/浴室

谭克修的诗:旧货市场/锤子剪刀布

李建春的诗:悲伤之心/乙未年的秋气

路云的诗:回声/纸灰

西娃的诗:为什么只有泪水,能真实的从梦里流进现实/神灵以各种方式,让你知道他的在

阿翔的诗:昔日诗/新月诗

广子的诗:梅力盖图/给赛汗塔拉草原落日的建议

黄明祥的诗:大理石——致博尔赫斯/除夕的火塘

聂权的诗:下午茶/最后一个太监


第六辑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60后10

胡弦的诗:古龙寺/秋水

谷禾的诗:这一块泥土/ 合唱者

李笠的诗:给梧桐树/十一月的挽歌
树才的诗:雅歌集(选2)

故事马的诗:给戏剧生讲课/死人的早晨

小引的诗:去山顶种一棵橡树/巧合的不是灵魂是什么

庞培的诗:晾衣竿上的秋天/凉风

李元胜的诗:你错过的全在这里/对湖

中岛的诗:幸福/自由的身体

吴少东的诗:服药记/一周


第七辑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女诗人10 

安琪的诗:木箱上的图文有着不以人意志为转移的走向/天堂自行车

胡茗茗的诗:有关身体的一些反应/流

潇潇的诗:灵魂树下/天葬台的清晨
李之平的诗:云雀/婴儿如佛

阿毛的诗:羊群转场/由暮年开始新生

颜梅玖的诗:明月记/活着

娜仁琪琪格的诗:初雪——怀念母亲/礼物

宫白云的诗:暮晚/霜降

余秀华的诗:雨欲来/晚秋

杨碧薇的诗:摇滚白骨/再见,格瓦拉

 

第八辑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寂静诗人10

朱朱的诗:暝楼——再悼张枣/丝缕——致扬州

严彬的诗:伤心时我就种一只麻雀/写给头镇的诗

皮旦的诗:乌鸦就是乌鸦/看见一条驴跑过胡桥我想起了杜甫

剑男的诗:弯曲的河道/在图书馆

白木的诗:幻像与世相/赠张九用明日西渡太平洋

张先冰的诗:合鸣/重返

孤城的诗:旁观者/

26桥的诗:雾/檀树

成明进的诗:我希望在秋天告别/航行在海

萧乾父的诗:续山阴道上/续进学解·山阴道上


第九辑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综合榜 

杨炼的诗:永乐梅瓶

严力的诗:

杨克的诗:毁灭奏鸣曲

邱华栋的诗:汉学家顾彬

龚学敏的诗:在罗江庞统祠

宋琳的诗:噫吁嚱!一个行者——致昌耀

简明的诗:悼陈超--你的余光足以透视一切

周瑟瑟的诗:林中鸟

杨小滨·法镭的诗:朱自清欣赏指南

韩文戈的诗:冬夜读诗

杨政的诗:酒——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育邦的诗:酱园街忆旧——致商略

张维的诗:静如永世

蒋涛的诗:我右手大姆指会咯嘣咯嘣地动

樊子的诗:膝盖上有血

张二棍的诗:在乡下,神是朴素的

聂广友的诗:新作:节日来信1

赵原的诗:卖雪球的先生

南人的诗:梦中的女人

典裘沽酒的诗:虎

逼割的诗:棒喝集(选1)

蓝野的诗:公社

车延高的诗:迟早的事

杜绿绿的诗:歌声

王西平的诗:鳗鱼河

李荣的诗:与池塘有关

邵风华的诗:想象中的昆明--致于坚

金迪的诗:迷人的虚无

还叫悟空的诗:修女的蚂蚱

古马的诗:外白渡桥

吴投文的诗:春天的爱情之书 

沙白的诗:冷暴力

江湖海的诗:我常空怀宏大事物

彭惊宇的诗:旷野之路

梦天岚的诗:雨天

马端刚的诗:脸庞

林忠成的诗:月光穿透一切

陈惠芳的诗:南洞庭

秋水的诗:越来越小

弥赛亚的诗:有损

西丰的诗:锈

晓喻的诗:雪藏的情怀

赵晓梦的诗:湖畔

杨森君的诗:在微光之处

张后的诗:这几年我很颓

扎西才让的诗:如此陌生的人间

卢辉的诗:抽屉里的母亲

夏海涛的诗:以水为刀

阿信的诗:加油站

师力斌的诗:日思录 修改

鲁橹的诗:我与这个秋天有着相同的方向

王有尾的诗:往生的路

张建新的诗:雪是故乡的一部分(给江汀)

太阿的诗:飞石

黑丰的诗:午夜的土地

图雅的诗:前列腺

张灵均的诗:月光

连占斗的诗:人间的幸福生活

野鬼的诗:墓志铭

刘晓箫的诗:一种白
李皓的诗:白云帖

李不嫁的诗:鸬鹚

罗亮的诗:境
黄沙子的诗:论死亡

刘剑文的诗:秋

姚懿诺的诗:水草与孤独

王国伟的诗:方糖

寿州高峰的诗:油菜花

汪抒的诗:马匹与人

舒丹丹的诗:庭院

叶逢平的诗:空瓶子在倒立

张翔武的诗:大楼里的虎群
胡马的诗:鸟鸣涧

虞千野的诗:霜降夜的道别

郑德宏的诗:风吹过桃子

海湄的诗:花棉袄
陈虞的诗:让它去吧

横的诗:几乎没有记忆

霍小智的诗:请不要走进我的宫殿

杨沐子的诗:不如说英格兰的秩序

许艳文的诗:雨想飘进来

苏丰雷的诗:父亲

李子良的诗:黑

柳苏的诗:等雨记

曹谁的诗:壶壶喝酒

纳兰的诗:远方

紫藤晴儿的诗:峡谷

罗广才的诗:纪念

彭先春的诗:水洒了不见得是坏事

解的诗:低调的奢华

爱松的诗:当你老了

郭建强的诗:

蒋立波的诗:1014日午后,福缘山庄露台即兴

祁国的诗:终于做了一件纯粹的事

吴素贞的诗:养一只虎
吴昕孺的诗:梯子

胡浩的诗:钱之书

淡若春天的诗:在高原

舍颦的诗:侠骨香

燕窝的诗:修竹者言

余子昧的诗:火车站

袁绍珊的诗:流民之歌

马映的诗:银马车

饶佳的诗:返乡

甜河的诗:积雨云

向天笑的诗:一个人的生日

刘素珍的诗:春天里的闪电

徐庶的诗:骨箫

幽林石子的诗:害怕影子
张战的诗:清晰地喊出我们的孤独

桂杰的诗:跑步时我们在说什么
马萧萧的诗:贵清山水

曹有云的诗:吉祥的经卷——德令哈速写

琳子的诗:皱纹女人

庄凌的诗:人生如戏

武雁萍的诗:处暑:相忘于江湖

刘畅的诗:太平间

马迟迟的诗:一只鹿

秦菲的诗:午后雷阵雨,女人与梨

方文竹的诗:提篮子的人

陈颉的诗:怒江

瓦刀的诗:莫须有

王爱红的诗:词根:指

蒲小林的诗:木地板   

喻言的诗:我的内心住着一头豹子
邵春生的诗:故去的人常回梦里

王文军的诗:一堆沙子

齐宗弟的诗:数九时代

胡锵的诗:这个阴冷的下午

蔡根谈的诗:滇池畔,等贾薇

韩庆成的诗:凌晨三点

马启代的诗:捉自己

默白的诗:黑雪

冷阳的诗:它们

杨邪的诗:展开

王小七的诗:天晴了,父亲

陆辉艳的诗:妇科病房
张成德的诗:倒拔垂杨柳

风言的诗:父亲的悼词

成君忆的诗:王维诗意五题之一:桂花

谢小灵的诗:犹如我 

李冈的诗:三个男人

江南春的诗:冬天靠回忆度日

智文法师的诗:朝山

 

周瑟瑟:后记

    诗歌榜单,文本较量与寂静诗人


后记

           诗歌榜单,文本较量与寂静诗人

                                 周瑟瑟

2015年中国诗歌状态如何呈现?2015年中国诗歌排行榜》首次制作了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总榜10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00后10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90后10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80后10、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70后10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60后10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女诗人10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寂静诗人10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综合榜九大榜单。通过九大榜单把2015年中国诗歌的基本形态做了一个梳理。

我们所强调的是文本较量与寂静诗人的写作。

的入选标准:

一、 诗歌文本的持续创造活力(总榜);

二、 在诗歌语言谱系里的个人化突破(代际榜);

三、 对自我的诗歌启蒙即现代性表达(新人);

四、 在诗坛主流之外的寂静写作(寂静诗人);

五、 在新旧面孔交替下的诗人代际秩序(新人)。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总榜10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总榜10”的诗人与作品是:臧棣:防潮垫入门》《秋天的灯笼入门》《排毒法入门》,伊沙:重回鲸鱼沟》《在青海听我的首位英译者梅丹理先生讲述他当年初读我诗的故事》《上海的天空》,沈浩波:花莲之夜》《姐妹》《我在你家喝啤酒》,韩东:扫墓记》《玉米地》《照片》,杨黎:秘密1》《秘密2》《秘密3》,张执浩:最深的夜》《过道》《给畜生写春联》,陈先发:膝上牡丹》《渐老如匕》《良愿》,雷平阳:脸谱》《基诺山上的祷辞》《穷人啃骨头舞》,徐江:维也纳黄昏》《吞噬原理研究》《》,侯马:五台山景区宾馆》《》《天坛》。

这些人都是老面孔,老面孔一般容易让人产生审美疲劳,但一个年度诗歌榜单却不能少了经典性写作,而这些人的写作已经体现了经典写作的成果,所以要静下心来研读文本,细细体会文本的含金量就不会有审美疲劳了。在此,我告诫不要只看名头,而要看文本内在的含金量,包括后面其它榜单入选的文本,只有认真读,再讲你的态度。

什么是经典写作?我认为经典写作至少要有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以上持续的操练、校正与积累,入选的十人,除了沈浩波是70后,其余九位都是60后。60后的写作成为主力无可厚非,70后却免为其难,要么相当突出,要么看不出有什么特征。至于50后、40后的队伍则越来越少,势单力薄,保持创作活力的人实在不多了,在2015年度我的视野里他们参加活动的频率还有,但作品却一时找不出几首,他们的言论声调依然很高,进入翻译成果最大,时间精力对于年长的人确实不及年纪轻轻的人,但也未必。沈浩波的年龄也不小,伊沙与臧棣更是有了大面积的白头发。但更多的70后、80后、90后在他们面前却露怯了,文本质量难与之匹敌,个别有所超越,但大多数还待时遇。

沈浩波与伊沙的写作与评论在今年都有足够大的量,没有量何以言质?没有足够强大的质量何以入总榜?谁也不需要说服谁,任何榜单都是编者眼中的榜单,要为所有公众代言是不可能的。

他们都是长跑选手,这些年来不知疲惫地跑在诗歌大路的最前面。

臧棣是现代诗歌语言的创造者,他创造了语言的一脉新传统,置于总榜榜首当之无愧,他笑睐睐的,外表温和,内里尖锐,诗歌语言与诗人是怎么一回事,他在微博上今年没少说,中间略有松懈,但全年保持了一贯的劳模本色,看得出他还在不断擦亮语言。他在语言上的深入还在加深,他清晰地给出诗人何为。

伊沙的状态从没有疲软过,他硬朗而敏锐,他把口语写作与这支重要的队伍往高处带,这是在众声喧哗的时代一个诗人坦荡的表现,一是坚持自己的美学道路,一是带出一支口语的大部队。他个人的写作在持续的冲刺中时有不同阶段的代表性作品出现,这次收入的三首是他今年度好诗中的代表。

沈浩波在他每周咖啡馆的写作外,他细读这个时代最好的诗歌文本,写出了一批可读性强的评论,推举同时代的好诗人成了大家的共识,或许诗人是红眼病动物,但他们推举新人的步伐加快了。沈浩波的文本向内如一把尖刀直抵问题的核心,他是这个时代不绕弯的诗人。

韩东是总榜中的老人家了,年纪最大者,他不紧不慢,依然保持了与生活平行的写作姿态,他不断把过去的作品翻出来重新修订,在他的博客上能读出一个人的诗歌文本史,或许年纪大了,收入的这三首都与生命、死亡有关,读得我心惊胆颤的,韩东的文本狠在不动声色的进入,他对待诗的态度不是一个迷,但也接近迷。

杨黎这个废话大神,他的《秘密》还真是诗的秘密,他在语言上走得最远,如果要说先锋,他是永远的先锋。如果要说现代性,他是现代性历史演变中与语言的舌头、生活的肉身贴得最为紧密的诗人。

张执浩沉着、冷静,今年蓄起了胡子,看着不像他本人了。他的写作有迷人的气质,因为他的情感底色与语言的纯粹。看得出他是一个严于律己的诗人,他在文本经典性的路上保持了一贯的步调。

陈先发今年的步子好像放慢了,他这么多年奉献了一种新的诗歌语言与现代诗的结构,他在诗学笔记里思考诗的真理,反正他够从容的了,他的文本也可消化一阵子。

雷平阳语言与题材够笨拙的,这是他与众不同的诗学风度,与喧哗时代的远距离恰好是心灵的近距离,他接近了精神的本质,他发现了另一种诗歌处境:逼近、撕开、缝合,这个人的沉默也是一种诗学态度,说多了无益,他干脆不说话。

徐江针对诗的发言,包括《吞噬原理研究》都是一针见血的,他的博学与风趣,他的口语的消灭性与强制性都有他的道理,他把写作的道理全说出来了,好看,他是一个有自觉的诗歌启蒙精神的诗人。

侯马近年来在文本上下的功夫有目共睹,今年依然如此,他外表的儒雅与内在的敏锐,他文本的紧实与精神的绵长,都是入选总榜单的理由。

或许读者会发现像西川、欧阳江河、王家新、于坚、翟永明、王小妮等等这些诗人没有出现在总榜单里,原因当然是在本年度他们写得少了,或者拿出来的不多。总榜单好做但也不好做,好做说明一眼看去一年里好诗历历在目。不好做是将他们置于众榜之首,还冠以“总榜”之名,也有冒险杀头的意思,所幸这十位诗人都是历经二三十年风雨的老将,谁都有一本革命史,文本傲立榜首,任人评说,都是自然而然的事。细心者可能会发现知识分子写作与民间写作在总榜单里平分秋色,这不是我有意为之,而是自然而然生成的结果,这或许就是诗歌往前走的规律。

还有一些诗人将出现在代际分榜单里,各位看官慢慢往后看。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00后10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00后10”的诗人与作品是:李沛然:致诗歌》《流火》,朱夏妮:赵主任》《暴雨前在教室》,铁头:想念》《女人的善变》,茗芝:心形的尿》《用鼠标搜索树叶》,董其端:天使厨师》《古老的诗》,徐毅:镜子》《时间》,姜馨贺:在特呈岛骑单车》《天黑了》,崔馨予:无题》《白蝴蝶》,杨渡:凳子》《魔术礼帽》,彭果:不要飞翔》《坠落》。

这些诗歌童星没有写小说的那帮人当年热闹,诗歌虽然也不寂寞,排行榜这部年选的老将9岁的铁头今年刚刚经历了他人生的第一场风浪,人们重又把他去年入选排行榜的那首《爱情》翻出来讨论,这个有一半湖南血统的小男孩表现相当勇敢,据他妈妈讲他无视那些鸡对鸭嘴式的不着调的质疑、谩骂与批评。今年他入选00后十大诗人当之无愧。《想念》是一首悲伤的诗,我被他的诗感动。另一首女人的善变:“女人有一个特点/就是善变/女人是螳螂/结婚之后吃掉了先生/善变/很不严肃/她还想吃掉孩子/让她的孩子/也善变/慢慢失去了自己”,铁头又写出了让卫道士们要恼羞成怒的好诗,他的诗是孩子的口吻与想像,但具有强烈的批判性,在我看来是一击惊雷。这样的诗不是好诗是什么?

因为铁头目前太火了,所以没有把他排在第一名。李沛然的诗透露出青春期写作之外的人文曙光,对这个世界做出了丰富的诗的判断,让我想到我在那个年龄时即露出的理性写作,这类正在迅速脱离“儿童诗”或“中学生文学”的写作有了充沛的诗性表达,正如他的名字李沛然他生于2001年,武汉大学附属外语学校初中部学生。他拉升了当前火热的00后诗歌写作的高度,他走的是智性思考与人文光辉的诗歌成长之路。

朱夏妮属于年龄最大的00后入榜者,她15岁了,出版了诗集《初二七班》与长篇小说《初三七班》后,又经历了一番被成人社会的批判与质疑,现在她在美国读高一,写得更加自由与随意。看这架式国内的诗歌小孩每年要派代表遭受一番批斗。所以,对于这个社会的现代诗歌启蒙还远远不够。

茗芝、董其端、彭果年龄偏小,在这个年龄段,他们的写作自然而然,天真中有独到的诗意发现,属于童言无忌、自顾自说的原发性写作阶段。

徐毅与铁头、董其端、姜馨贺是第二次入选本年选,他保持了儿童视角,想象力丰富多变。崔馨予杨渡首次进入我的视线,他们的写作不拘泥于一事一物,诗的空间较大。

00后这个群体还是诗的萌芽,不干预,不打击,让他们自由生长最重要。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90后10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90后10”的诗人与作品是:吴雨完美感觉》《若干年后》,李唐:夏季来临前一切都像幻觉》《马匹消失,童年紧随其后》,苏笑嫣:对生活的投诚》《春天把我们吹出声来》,玉珍:在我出生之地的大树下》《帝国衰亡的前夕》,蒋静米:违禁药品》《到处都是走失的人》,阿然:我并不是特别想知道》《漫食人生》,马晓康:我想擦一擦父母头上的雪》《醉酒歌》,李瑞:叙述学》《本能论》,李天意:稍息》《VOICE V 商籁》,王尧:白色挂满钟表》《安魂曲》。

90后步子迈得还是够快的。刚入大学的吴雨伦有股写作上的杀气,他写作起步早,但没有成名要称早的欲望,他的文本已经显出成熟与完美的特征,正如《完美感觉》这首诗,丰饶的叙述让这个青年更加自信,若干年后》对青春的消解在一种语调里让他的诗达到了经典写作的境界,如此考量一个青年的文本,给00后孩子一个警示:未来的你们应是这个样子--丰饶、准确而扎实,直接拉近与这个时代好诗的距离。让他居于榜首,意味着90后未来的一抹闪电正在闪现。

李唐、玉珍、阿然参加工作有两三年了,这三人文本走向不一样,各有各的写法。李唐埋头写,沉默少言,小说与诗齐头并进,收获丰厚。夏季来临前一切都像幻觉》与《马匹消失,童年紧随其后》被我拎出来示众,他今天能写出这样干净又丰富的作品,让我这个多年前给他的处女集写序评的人顿时放心了,他已经走在大路上了。

玉珍与阿然是我的湖南小同乡,一女一男,印象中见过玉珍一次,怯生生的女孩儿,她的文本饱满坚实,在我出生之地的大树下》这首诗可以看出她对自我的认识相当到位,帝国衰亡的前夕》中时间性与历史性的抒写也是同龄人中少见的。

阿然的先锋性在90后中尤为可贵,他在语言上的实验预示着一代新人对诗歌的敬畏与不妥协。

苏笑嫣90后中的大姐了,对生活的投诚》写的是一代人的真实状态:“我们已经长大  顺应了时钟  和平庸的安全/但还没有获得未来/四周围起的高墙时不时砌入身体/醉酒是时间颤抖在水平线之外”。同时,她在榜单中透露出来的女性意识缓解了“杀气”,让诗变得温和明亮。柔软的女性诗歌也是时代重压下的一股春风般的力量。

蒋静米、李瑞、王(这个人大学生今年5月自杀了)算新面孔,马晓康的诗各处可见,算90后老将,李天意是北大五四文学社社长,现在国外学习。除了马晓康,他们都不是90后被大家所熟知的诗人。为什么选择的是他们入了年度榜单?惟一的原因就是诗歌文本。“我们是一些什么也不是的人/一不小心就会走丢/电线杆上的寻人启事/每一则都像在寻找我们”这是蒋静米在《到处都是走失的人》中写出的他们的真相。现在,让他们在榜单“这棵贴着寻人启事的电线杆上”待上片刻。

年度榜单只是瞬时性的产物,正如前辈诗人们所经历的漫长的写作时间,他们大多数在历史中消失,残酷又公平,能留下的作品才是有价值的,其余的都是过眼烟云。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80后10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80后10”的诗人与作品是:李成恩:《白鹭》《看戏》,阿斐:《为什么要有信仰》《清朝末年》,丁成:《葫芦吊着,葫芦黄了》《我们这里》,郑小琼:《乌鸦》《月亮》,巫小茶:《谁会亲吻瞎子的睫毛》《秋风词》,肖水:《苏州西园寺坐禅》《This is the morning 致Y》,胡桑:《赋形者——致小跳跳》《北茶园》,李浩:《挽歌》《去衡水途中》,唐不遇:《脸谱》《暴雨过后》,熊焱:《清平乐:河西的草原》《清平乐:祁连山上的雪》。

80后好诗人成堆,榜单不好做,最后比较下来,还是以85前诗人为主,85后的进入综合榜单。这样设置是想在第一年正式制作榜单时就强调接近经典的写作,80后正在成型,是一群可以期待的诗人。

短诗里的李成恩如同短发飘逸:透明、清澈,不像长制那么厚重,但可以看出她在删繁就简,她在留空镂白,手法更加的跳跃,有立体的追问,也有温和的致敬:“屈原的灵魂站在水里,杜甫弯腰致礼。”(《白鹭》)她的诗在中国艰难的从传统向现代转化的历程里表现出了清晰的自我审美态度,一目了然,历史源头与自我来路分明。

阿斐、丁成、唐不遇是80后中出道较早的一波人,因为出道早,时有被选本遗忘之险。所以,在首次制榜时“请君入瓮”。他们的文本没有让我失望,这一辑恰好不是我本人选稿,最后看稿子时,我异常谨慎的反复阅读,最后发现他们的文本对得起他们在80后江湖上的地位,如果有地位可言的话。

肖水、熊焱、李浩的写作在各自的轨道上探索,各有固执的风格。李浩阅读量大,知识诸备充分,他的写作尤其是他的长制,更佳,可惜在这个年选里没法呈现。李浩是一个有抱负的家伙,我对他的期待更高。肖水与熊焱才气足,肖水在复旦,他对修辞的偏爱让他一度踩上难度写作的纲丝,这次入选的两首却是放松的,没有了修辞的紧张,有了疏朗的新气象。

胡桑这个80后混淆了与60后经典写作的界线,如果去掉名字,真搞不清《赋形者——致小跳跳》《北茶园》的写作者的年龄,当然这一波80后确实到了稳固自我的时候了,他们做到了。

巫小茶的写作一度被遮蔽,她的文本在那里,可是没有榜单关注到这样的诗人,现在还不迟。她代表一部分被遮蔽的80榜单我觉得弥补了选本的遗憾,没有选入的人坚持写好诗就是了,谁会亲吻瞎子的睫毛》单纯而深刻,她怎么就能写出单纯而深刻的好诗呢?比起女性身体写作,巫小茶的撞击力更大。祝贺她。

郑小琼这位80后中的大姐大,她今年入榜的两首诗《乌鸦》《月亮》让我反复读,她写出了以往她没有过的诗。一个诗人成熟后如何转向往往很难,正如这些年的西川,西川的转向令人惊喜。这两首诗是否意味着她转向我不得而知,但我发现她迷恋上古典的意境,并且通过古典意境造出了现代性诗歌结构,这个结构应该是体系性的,以她过去的写作体量,如果她把这种古典意境-现代性结构深入下去,应是另一个不一样的郑小琼。她已经让我惊喜。

80后坚实的步伐让70后跑步前进。下面谈70后。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70后10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70后10”的诗人与作品是:朵渔:出离》《大声喊》,姜涛:夜行的事物》《浴室》,谭克修:旧货市场》《锤子剪刀布》,李建春:悲伤之心》《乙未年的秋气》,路云:回声》《纸灰》,西娃:为什么只有泪水,能真实的从梦里流进现实》《神灵以各种方式,让你知道他的在》,阿翔:昔日诗》《新月诗》,广子:梅力盖图》《给赛汗塔拉草原落日的建议》,黄明祥:大理石——致博尔赫斯》《除夕的火塘》,聂权:下午茶《最后一个太监》

早在2008年评论家霍俊明就出版过一部专著《尴尬的一代:中国70后先锋诗歌》70后被定义为“尴尬的一代”,时过7年,尴尬的一代”并没有甩脱掉“尴尬他们夹在中间受困。这些其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文本上的贡献。

进入年度榜单的朵渔、姜涛、谭克修、李建春、路云、西娃、阿翔、广子是70后中的老人,写了这么多年,能够撑起这一代人的写作,加上进入总榜中的沈浩波,70后的阵容不缺好诗人。

朵渔独立的写作让他的文本有了强烈的启蒙价值,《出离》与《大声喊》针对自身的问题而“大声喊”,他的写作总体上是提出问题的写作,他是众多低于自己的写作者中“高于自己而又融于自己”的那个人,独立于人群之外的沉默的叫喊者。

姜涛在语言里沉默了很多年,他的文本有内在的爆发力,但北大的学术环境让他不像朵渔与沈浩波他们那样冲在时代的前头,他在文本内部解决了语言与自我的冲突。《夜行的事物》与《浴室》相当有力量,直接推翻70后“尴尬”的身份,做为个体他是清晰的,选他入榜加深了一个榜单的重量。

谭克修的诗歌谱系里有一个“还乡者”的形象,而现在他把生活的杂音提高到一个合适的分贝,他的叙述于是有了自由的呼息,在生活的现场解决自身的问题,他的地方主义诗学观点佐证了他的写作路线。

李建春的写作是有信仰的写作,他的诗歌语言、叙述性线索都有明确的指向,他有鲜明的知识分子写作的身份,我觉得在70后诗人中这种具体的身份不是过分了,而是暧昧了,找不到写作者的身份,变成无头无脑的写作者才是“尴尬”。李建春有写作者的洁癖,这是他区别于许多诗人的地方。

路云的写作也是洁癖式的写作,他今年的语言更简单、短促,叙述路径却更清晰,但诗的内在世界多了一层神秘,他在元诗里沉得更深入,他立志要成为这个时代的异数,做一个不为人所关注的阐述文本无限可能性的诗人,路云会走得更远。

西娃在70后入榜诗人中是惟一的女诗人,她在这个榜单里凭的是文本的深刻性。《为什么只有泪水,能真实的从梦里流进现实》《神灵以各种方式,让你知道他的在》写的是生活中独到的经验,她其实写的是真实的生活,而不是虚似的诗歌,她不阐述理性,她表达的是压在心灵上的种种感受,而这些让她奔赴到诗歌的高处,她站在高处,诗的灯光照亮了她周围的黑暗,她的入榜让70后有了黑暗里的光亮。

阿翔与广子他们今年编了70后诗全,全肯定是相对的。他们个体的写作游刃有余,力道均匀,握刀的手在诗的筋骨里准确地游走,阿翔在喃喃自语里建立倾诉式的语言体系,广子面前的道路是广阔的,他的写作显示出了举重若轻的综合能力。

榜单留下两席给新晋者。黄明祥今年出版了诗集《中田村》,这部诗集为他赢得了入榜的理由,他凭着博尔赫斯专注石头里的黑暗”一样的倾听与雕刻,在诗的大理石上刻出了黄式花纹。他扮演了70后阵容里的闯入者,读他的“要将金色的狼群喂大/不再哄抢灰烬里的红袈裟”(除夕的火塘》)这样的诗句,就明白了好诗人立在面前的说法。

另一席给了聂权,他的下午茶》我们曾经在明天诗歌微信群讨论过,我主持的那次讨论会可能是本年度最热烈的微信讨论会之一。我们的意见是聂权写出了一刀见血的作品,凭这点就可以入榜,好文本不一定要多,而在于过硬。

70后阵容内部有不同的声音,我略为所知,但我不是这个群体中的人,我是旁观者,一个榜单只是一个向度,一个榜单表达一次敬意。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60后10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60后10”的诗人与作品是:胡弦:《古龙寺》《秋水》,谷禾:《这一块泥土》《合唱者》,李笠:《给梧桐树》《十一月的挽歌》,树才:《雅歌集》(选2),故事马:《给戏剧生讲课》《死人的早晨》,小引:《去山顶种一棵橡树》《巧合的不是灵魂是什么》,庞培:《晾衣竿上的秋天》《凉风》,李元胜:《你错过的全在这里》《对湖》,中岛:《幸福》《自由的身体》,吴少东:《服药记》《一周》。

胡弦细心打磨每一首诗,对语言与意象充满了温润的情怀,他的诗浸染了传统的血脉,他的突破是不动声的突破,一点一滴像一颗语言的钉子。胡弦是一个有耐心的诗人,他的诗有江南细雨般的渗透性,但他不受地域的局限,他是古典经典的转化者,他在破与立之间找到了现代性的支点,总体上他构筑起一种美学范式。他居年度60后榜首,原因在此。

谷禾有“鲜花宁静”的写作状态,他像一个老农,高大的身躯里似乎有挖不尽的能量,他躬身土地的写作方式是朴素的,他收放自如,历史与现实涌入他的诗歌,他的文本内部有热血奔腾,更多时候他控制了自己的情感,《这一块泥土》《合唱者》都是控制在平静的面容下的作品,他有强烈的人文诉求,但不外露,他固守诗是自我的底线。

李笠的写作视野大于国内外许多华人诗人。他不拘泥于现实与时代,他的诗却沉进了现实与时代,所以他的文本是生猛的,保留了一个中年诗人少见的先锋。《给梧桐树》《十一月的挽歌》是他今年作品中的经典,他一般采取的是即兴写作,不管不顾,畅快淋漓地写下来。而入选的这两首却是炼金术之作。

树才的《雅歌集》弥漫出一种诗歌人文气质,与他丰富的精神世界达成一致。他让内心与诗贴在一起了。

故事马是60后中出色的文本主义者。他是周亚平。先锋一词还不能包含他的写作,他在现代诗的语言里长驱直入,给你一个残破的世界才是诗的目的,而不需要任何掩盖,他祼露出后现代语言的真容,让诗回到元诗的位置,他是一个神秘的诗人,他有不为人知的写作秘密。

小引、庞培、李元胜、中岛、吴少东入选年度榜单是因为他们的作品沉淀了人到中年的情感,向善与向美是诗人的天性,把诗引入良夜,诗如人生的一湾新月,照澈了混沌的大地。

小引的诗有近似于宗教的清朗与洁净,从他的诗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律令。庞培倾心于江南,其实他是历史性的,而历史被他擦亮。李元胜白面长身,发型也有风度,诗的风度在于专注,他专注了这个时代不被人所关注的心灵幽暗的那一部分。

中岛是口语诗的老王子,他的诗读起来有泪花溢出,他常常把沉郁的情感放在简单的句式上,让人有不能承受之轻。细细体会《幸福》《自由的身体》,越发感觉中岛的重量。

吴少东的《服药记》《一周》显示了他内在的语言功力。他对意象、语言与结构都有精心的要求,他作品并不多,今年出版了诗集《立夏书》,由此入榜。

60后人数众多,队伍庞大,大多炉火纯青,但在今年的写作成绩上下不一,进入年度榜单的标准是:“在诗歌语言谱系里的个人化突破”。这十人在这个方向上都有不俗的表现。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女诗人10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女诗人10”的诗人与作品是:安琪:木箱上的图文有着不以人意志为转移的走向》《天堂自行车》,胡茗茗:有关身体的一些反应》《》,潇潇:灵魂树下》《天葬台的清晨》,李之平:云雀》《婴儿如佛》,阿毛:羊群转场》《由暮年开始新生》,颜梅玖:明月记》《活着》,娜仁琪琪格:初雪——怀念母亲》《礼物》,宫白云:暮晚》《霜降》,余秀华:雨欲来》《晚秋》,杨碧薇:摇滚白骨》《再见,格瓦拉》。

安琪保持了一定的写作量,她前后发我两次作品,第一次是行走黄河之诗,大气飞扬,但我选择的是另一组中的《木箱上的图文有着不以人意志为转移的走向》《天堂自行车》,自我经验、个人表达与现代意识的紧密结合,安琪的写作完全在自己的控制下,她不依附于任何现成的诗歌资源,如果要说她的诗歌传统,应是她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形成的个人传统,连她的言说方式、叙述策略与语言节奏都是安琪自己的,她的诗歌资源来自于自身的生成,她把自己当作惟一的诗歌传统。她居于年度十大女诗人榜首当之无愧。

胡茗茗的有关身体的一些反应》《》符合我给她写下的某授奖辞的判断,她鲜活的女性意识与突出的自我经验,让她的写作“发光”。哦,我的天!/大雨来得真是时候”,有关身体的一些反应并不是“身体写作”,她高于“身体写作”。

潇潇灵魂树下》《天葬台的清晨李之平云雀》《婴儿如佛》,宗教意识替代了女性意识,让爱在生死中成为惟一的力量。她们面对的是灵魂与肉身的冲突这样重大的生命问题,所以她们的诗才会产生强烈的审美反应。她们代表了众多女性,将女性自身经验转化为现代诗歌的人文启蒙精神。

阿毛颜梅玖娜仁琪琪格宫白云余秀华入选年度女诗人榜单,是因为她们身上有丰富的诗歌感受力,她们都不是小女孩,她们面对了复杂的社会经验与人文传统,她们在写作时能自觉地处理自身真实的感受,留下最富有诗性的那一部分。

阿毛“把我怀抱/当作它余生的牧场,一个成熟女性的爱让诗变得柔软而博大。颜梅玖以玉上烟之名写下过女权主义作品,女性的自我阐述与解放是一个国际化的命题,颜梅玖探讨了诗歌如何快速嵌入到灵与肉中,如何形成强大的隐喻,她的真实更为有效:我的丑,嘲弄了美/我虚伪的笑容,蔑视了真实”。

娜仁琪琪格的母爱与女儿之爱在童话与梦幻之境中获得了新生,飘荡的风声中雪降临,她诗歌的人文光辉照亮了人性的黑暗。

  宫白云勤奋,诗歌文本与评论双管齐下,她通过独白与倾诉获得新鲜的面容:“我觉得已旧的血又再度新鲜/仿佛迎着朝阳的小孩/弥补我的衰老/直至静寂将我包裹/他将替我年轻”她的金句比比皆是。

余秀华在处理女性的苦难经验时形成了一个自足的生命实体,她的诗与人是残酷语境里倔强的象征。

杨碧薇在阿姨们的诗歌美学下做出了奋力反击,她不同于阿姨诗人们。这个云南生于1988年的女孩,博士在读生,她的诗里有云南血统,亦有青春的摇滚与尖叫,她的美学态度是在异端里达到狂欢,而狂欢是另一种锥痛与毁灭,她不安于诗歌现状,我从她的诗歌文本与训练有素的诗歌评论里看到了女诗人新的希望。

迎接妈妈与女儿们的诗歌时代,温良的或与女儿一样反抗的妈妈:“仿佛迎着朝阳的小孩/弥补我的衰老”,而你们的男人们在一旁显得有些落寞。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寂静诗人10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寂静诗人10的诗人与作品是:朱朱:《暝楼——再悼张枣》《丝缕——致扬州》,严彬:《伤心时我就种一只麻雀》《写给头镇的诗》,皮旦:《乌鸦就是乌鸦》《看见一条驴跑过胡桥我想起了杜甫》,剑男:《弯曲的河道》《在图书馆》,白木:《幻像与世相》《赠张九用明日西渡太平洋》,张先冰:《合鸣》《重返》,孤城的:《旁观者》《悬》,26桥:《雾》《檀树》,成明进:《我希望在秋天告别》《航行在海》,萧乾父:《续山阴道上》《续进学解·山阴道上》。

寂静诗人入选标准是强调“在诗坛主流之外的寂静写作”。做这个时代的寂静诗人是一种精神与文本的综合修为。把自我边缘化的诗人选出来,让他们来到热闹的诗歌现场,但他们其实拒绝出场,甚至反对出现在榜单里。

寂静写作已经成为这个时代不被人称道的写作方式,而我要单独把他们拎出来示众,看!就是这些人远离人群寂静写作。这些年没有见到他们出来,领奖、朗诵、研讨、交际等等一切抛头露面的地方没有他们的身影,他们藏得够深的。

不适应现场的灯光照在他们的脸上,他们觉得灯光照在别人脸上更合适,别人更需要朗诵、研讨、奖项与交际的灯光,而他们不需要。荣誉对于他们来说显得多余,荣誉在活着时确实没有必要,死了更属于生者,所以来自于诗歌的荣誉值得舍弃。这是我向他们致敬的原因。

朱朱只见过他的照片,他的写作持续了二十多年,好像从没间断,他是若隐若现的长跑选手,见到文本才能确认其存在的诗人。偶尔想起他,他还在写吗?他在写,除了艺术评论,他的《暝楼——再悼张枣》与《丝缕——致扬州》让我有恍若隔世之感。寂静之人必有深沉的心灵。

严彬认识他快十年了,我也只见过他的照片,连声音都没听过。虽然他参加过一个共同的诗歌活动,但他三天都不在现场,他在人群之外干什么?他在“种一只麻雀”么?我怀疑此人此生难与我相见,他不是有意躲谁,有些诗人天生就有一颗寂静的心,对应的文本更有嚼头,严彬的诗另类、现代,他拉开了与时下流行写作的距离。

皮旦过去是在网上的皮旦,近年网上少见他的踪迹。他的《乌鸦就是乌鸦》《看见一条驴跑过胡桥我想起了杜甫》不是网络嘻戏之作,而是值得我认真对待的好诗。不读皮旦是我的错,读了皮旦才想起他来:当年的喧哗终将寂静,文本在时间之后一首首浮现。

剑男与张执浩是当年同时开始写作的诗人,后来消失,近年恢复写作,他的诗依然保持了内在的热情,溢出充足的抒情汁液。他不善言辞,在学校里打打球写写诗,比当年更加的内敛与本真。

白木在寺院里拍月亮与屋檐,写疏朗的、禅意的诗,从他原来的言论里看出他看不起许多人的写作,而自已并不与人较量。他飘怱不定,在全国各地庙宇游走。这个散淡的小老乡,我有快十年没见到他了。只有过一段时间上他的博客翻看他的作品,才了解到他的行踪。他的诗靠近一颗孤寂的心。虽然他并没有出家为僧,但他的写作里有一颗干干净净的心。

张先冰即武汉的老冰,胳腮胡子下一张鲜活的嘴唇,他头脑清晰,逻辑性强,是一个有思想情怀的人,当年的青年知识分子演变为青年旅馆业主、社会建筑师与不变的诗人,他今年悄悄出版了平生第一本诗集《怀抱与广场》,他将诗歌看做“人类文明与族群传统的一部分”,是他表达情怀、回应命运,确认生命的立足点和方向感的不可替代性的产物。他不曾给过我诗,这两首是我从他的诗集里一字一句敲下来的。他让我想起人世间还有精神偶像,他与荷尔德林为伍,他写不与当下“专业诗歌”发生关系的诗。

孤城与26桥,两位年轻的诗人,边缘化的写作状态让他们拥有从孤寂心灵涌现而出的思索,沉潜在时代幽暗处的文本怱闪怱闪,他们的写作预示着文本的光穿过了幽暗的丛林,与我相遇的桃花潭的夜晚,你们是众人之外的人,是在黎明的微光下叫我从汪伦墓地的露水里翻身的人,们静悄悄的,从们平和的面容我认定写作是同病相怜的事情。

成明进在县城生活,写了十多年的意味诗”与“意味哲学,诗歌与理论文本有四大部,上百万字。当年叫他老师的人都成了比他名声响亮的诗人,而他固守意味诗与理论,这是一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诗歌报》现代诗歌大展时冒出的诗学概念,如今似乎只剩下他一人坚守阵地,战友四散,旗飘飘,今日再读他的《我希望在秋天告别》《航行在海》,突然升起悲壮之感。他一个人走在县城的青石板小巷里,夹着雨伞印诗集,他的形象是一个经典历史性形象,60后70后诗人大多有那样的记忆。成明进顽强地走在意味诗的道路上,他的寂静是“航行在海”的寂静,他一生就如此航行下去,但他与历史有过“告别”,你们都不历史中了,而他要创造意味诗不灭的历史。

萧乾父即当年的蝼冢,他在北京昌平郊外的燕山深山密林中自筑草堂而居,主张现代儒学的阶段性转变是守成和走向丛林,嗜水墨,著有长篇小说《地方性知识》,史诗《黑暗传》《徕园徵聖录》等。他时而云游各地,时而着长衫蓄须。

这些人并没有完全成为时代的隐士,有的人偶尔一见,但羞涩的面容被他们的文本掩盖了。他们不世俗诗歌的中心,而内心才是他们的中心,他们隐居在内心。文本才是他们呼吸的中心。

我庆幸能读到他们的作品,或许还有根本就读不到的作品,那些人在哪里?我将在明年继续寻找,寻找这个时代的诗歌失踪者。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综合榜

  “2015年度中国诗歌TOP排行榜综合榜的诗人与作品是:杨炼:《永乐梅瓶》,严力:《门》,杨克:《毁灭奏鸣曲》,龚学敏:《在罗江庞统祠》,宋琳:《噫吁嚱!一个行者——致昌耀》,简明:《悼陈超--你的余光足以透视一切》,杨小滨·法镭:《朱自清欣赏指南》,韩文戈:《冬夜读诗》,杨政:《酒——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育邦:《酱园街忆旧——致商略》,张维:《静如永世》,蒋涛:《我右手大姆指会咯嘣咯嘣地动》等。

综合榜单里的诗人是一个整体实力的体现,因为年选厚度,他们集合在一起,阵容强大,有的人的文本甚至要超越前面榜单里的某些人,但因为编选体例,无法一一单独呈现,只要是认真阅读的人就会发现年度好诗不会被淹没。

我主张还是要回到年选编选标准之外的“寂静写作”,那些在县城里、在乡下、在密林深山里自我幽闭的诗歌兄弟,你们的“寂静写作”拒绝了“诗歌中心”的干扰,保住了诗歌的内在清净与人文理想。

所以,我反对在排名上的争执,而排行榜单只是文本的相对较量,而不能说明一切。你的写作状态决定了文本的最终高下,我希望在明年编选《2016年中国诗歌排行榜》时,大家争当进入中国诗歌TOP排行榜年度十大“寂静诗人”。

                     2015年11月8日 北京树下斋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