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一個人de獨舞——在文字構築的視覺花園。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孤独的旅人,一个人生的探险者,一个人间过客。从东半球到西半球,从城市到城市,从落日到落日,流浪、行走、品味生活。在命运之河驾一叶扁舟,用虔诚的朝圣者灵魂,赞美荆棘、爱和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唯一的最高战略原则  

2014-01-02 05:54:58|  分类: 政史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唯一的最高战略原则 - 赵楚 - 赵楚独家评论
图为德意志第二帝国的主要缔造者奥托·爱德华·利奥波德·冯·俾斯麦(Otto Eduard Leopold von Bismarck,1815-1898)。

       战略学无论在军事领域还是企业经营活动中,其基本原理也罢,应用准则也罢,都是纷繁多样,各有道理,要想总结出唯一最高的准则,实在是很虚妄的想法。不过,纵观历来战略学术的经典,及战略实践的历史,如果非要对这一虚假的课题做一个武断的回答,则勉强可以说,战略思维与实践最最关键和致命的原则,莫过于目标的思维,换言之,也可以说,是在哪里停止的艺术。

《孙子》十三篇以《庙算》始。算的原初意思是指算筹,庙则是指君主的朝堂,因此,庙算是在战争发动前,由君主主持对基本的敌我双方基本的环境、力量和目标进行评估,并在此基础上制定行动计划,安排力量部署,在这一过程中,庙算最核心的焦点乃是目标。

普通人对战略的理解往往以胜利为核心,这是典型的战术思维,而战略的思维要解决的是胜利有何意义的问题,即通过胜利达到和保持什么状态,胜利的意义才是战略性目标,没有这种目标,再辉煌的胜利也会黯然失色。战略的思维必须是目标导向的,而且是战略目标导向的,战地上的胜利这种战术的目标应该从属于战略的目标,而要保持这种真正符合战略学准则的思维,就必须在思维上和计划上解决在哪里停止的课题。

历史上诸多国家的战略实践都可以代表正反两方面的例证。19世纪70年代,普鲁士与奥匈帝国争夺德意志地区的领导权,因而爆发了史称七年战争的普奥战争。俾士麦借石勒苏益格-荷尔施泰因两地的统治权问题挑起战争,他知道当时德意志松散邦联的大部分诸侯都不愿意看到普鲁士崛起,所以是支持奥地利的,他更知道,只要打败奥地利及其联军,则德意志统一的民族意志势必按照普鲁士的意愿形成,所以他挑起了战争。他也深知己方的优势,因老毛奇等领导的军事改革使普鲁士建立强大的陆军,领先的战法和战术优势使得普军有把握打赢帝国及其数量庞大的联军。

经过波西米亚境内的主要会战,普军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当时普鲁士全军上下和普王都产生趁胜再进击的热烈情绪,只有眼观大局的铁血宰相俾士麦注意到,如果普鲁士对奥匈帝国采取过于羞辱的态度,不仅未来德语地区的诸邦国无法进行合作,而且,欧洲的列强也不愿意普鲁士成为拿破仑帝国之后的第二个霸权,因此,法国和俄国势必进行联合干预,如此,则获得胜利的普鲁士不仅难以推进德意志的统一,反而会陷于两面临敌的不利战略态势。因此,俾士麦力主在获得适当实利的前提下给奥地利体面的和平。这无疑奠定了几年后建立统一德意志国家的基础。

相反,观看二战爆发前的日本,则给出了很生动的反面例证。日本自获得甲午中日战争和1905年日俄战争胜利,在东亚赢得了巨大的战略优势,对于如何运用这种优势日本陷入混乱和争论。总之,这些胜利令日本人认为不间断的战略进取是赢得优势和保障成果的必由之道:占据了朝鲜半岛,进而谋求中国东北和蒙古,而侵占东北后则又觊觎华北,直至卷入侵占全中国的战争。在东部大洋上,一战后趁机占据了原属于第二帝国的零星岛屿,这些岛屿并未给予日本人安全的感受,相反,站在这些岛屿上,他们倒更直接地感受到美国太平洋舰队的炽热威力,因而萌发了更大的不安全感。最后,就是人们看到的偷袭珍珠港和太平洋战争,最后的最后则是战败覆国,玉石俱焚。

日本因无目标的战略扩张而导致战略失败的情形在企业经营领域也并非无镜鉴价值。企业一般都有一种无法遏制的扩张的冲动,这种冲动其实才是各种冠冕堂皇的战略背后的真动机:大,更大,大就是好的,大才是安全的,这是很多企业家没有言明的信条。特别是在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在新崛起的企业来说,这种盲目的求大的热情又往往局限于可见的势力的大,如项目投资规模,营业额度,市场份额,全球地域的市场分布等等,而不是行业标准,技术研发及社会公共的影响力等软力量与制度化的指标。很多企业因大而失去了对新兴潮流和技术的灵活反应与适应力,而每一级更大的台阶都消耗了宝贵的人力和物力资源,反而变成一个累积的失败因子。最后,时移世易,巨大的鲸鱼在无数体积较小而技术牙齿锋利的鲨鱼的攻击下,变成市场海洋的盛宴。

克劳塞维茨在描述战争暴力的自我逻辑时曾提出一种“无限暴力”的思想。他的大概意思是,力量自身具有一种无限自我扩张的内在特性,博弈的各方一旦投入行动,起初有限的目标很快被竞争本身的热力所消化,行动成了目标,更大的力量因这种盲目的胜利吸引而被源源投入,朝力量的顶点飞速冲去,最后,双方都不得不对此做出同样的反应,于是,即使最后出现了一方的所谓胜利,这种代价超高昂的胜利已经不能提供给双方任何东西。联系一战和二战的结局,这种论断的前瞻性和穿透性真可谓惊人!

正是基于这些历史例证和战略学教诲,美国陆军手册开篇在厘定军事行动的准则时,各种版本第一条都是“目标导向”。战斗和竞争是一种临时状态,是改变对己方不利的现实,从而过度到战后对自己更有利的现实状态的手段,所以,那种更有利的状态才是行动与战斗的目标。胜利本身并不是目标。忽略这一最高战略原则,其代价是不可计量的,也是不可弥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