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一個人de獨舞——在文字構築的視覺花園。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孤独的旅人,一个人生的探险者,一个人间过客。从东半球到西半球,从城市到城市,从落日到落日,流浪、行走、品味生活。在命运之河驾一叶扁舟,用虔诚的朝圣者灵魂,赞美荆棘、爱和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诗:越来越黑的夜  

2013-09-07 09:03:34|  分类: 个人诗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诗歌】组诗:越来越黑的夜(1-6) - 莫笑愚 - 莫笑愚de午夜骊歌

 

 

长诗:越来越黑的夜

作者:莫笑愚(作于2013年1-5月)

 

第一章:城市、狗、伤寒症患者

 

第一节:黄昏坐在摇椅里


黄昏坐在摇椅里
让自己沉陷,深入地沉陷
沉入越来越黑的四壁
沉入越来越窒息的铅色
缩微的光,浓缩为一块亮斑
这白昼最后的欢宴,被门前一只大黄狗
一口吞入自己贪婪的胃
 
坐在黄昏的摇椅里
从黄狗的眼睛走向早春寒彻的夜
这个季节,三月的寒流
允许脑海里关于热烈的想象
一如酩酊之夜,允许醉汉希冀一枚海螺
从寒冷的北冰洋
带来热带雨林的温暖
 
在黄昏的摇椅里,我希望
把自己坐成一尊蜡像
在逼仄的空间,打坐、默祷
在视线可及之处,目睹时间压缩成
悬浮于空中的一粒尘埃,除了虚无
只剩包裹黑暗的惨白的真实
那么摇晃,摇晃尘世唯一的光明
 
黄昏,坐在摇椅里冥想


第二节:城市被尘暴洗劫

一只瘦小的腊肠狗
一个手持断裂皮带的女人
风一样掠过城市的面部
掠过痉挛的大地
甩下一串铃声,一阵咒语
 
腊肠狗和女人
在疯狂的黄昏尽头一前一后
远方河流的影子被呼啸而来的疾风绊倒
满目是横陈的尸体!女人和狗
喘着粗气,呜咽窒息她们充血的眼睛

一切都在倾斜,倾斜并颤抖
地面、天空、灰蒙蒙的城市
男人羚羊般慌乱的脚步
女人猫一样迷茫的眼神
巨大的黑洞席卷而来——
 
一种铺天盖地的席卷
令黄昏向黑暗的深渊跌落
跌落。钢筋水泥构筑的庞然大物
像一群莽撞的醉汉在昏暗中倒卧
——以它们头重脚轻的躯体
 
到处是飞沙走石
倒伏的电线杆和广告牌
在跌落的天堂门口
尘土比硝烟更呛口。我怀疑,三北的胡杨
如何拯救身在刑场的囚徒
 
黑暗被谁的诅咒抛弃
又被谁污秽的手一遍遍抚摸并拾起
我们所爱和憎恨的一切
必将死去,而不用等到末日来临
在黄昏的摇椅里,冥想超越一切真实
 
而我必须歌颂这样的时刻:——
当厚重的铅云被狂躁的风撕碎
在城市的高楼与高楼之间
制造失重的呜咽,天空可以痛哭
谁能够擦净城市刀刻的耻辱
 
当黄昏在摇椅里沉陷
当尘暴如强奸犯,为它的暴行炫耀
当荼毒在越来越深的黑洞里沾沾自喜
蛇是唯一的光明,而腐烂的苹果
是我们夜晚唯一的点心


第三节:伤寒症患者

一种逼仄和窘迫
飓风般向你席卷
暗潮在某个角落汹涌
夜的欢歌,在你体内
组成无数昆虫神圣的合唱
只有啮鼠在夜的尽头
啃噬你疼痛而疏松的骨头
 
佛塔高耸的塔顶被昏热阻击
天空在眼前摇晃,摇晃并坠落
你看见许多晶亮的眼睛
哦,天使 —— 母亲!
膨胀的空间,你的眼睛在沦陷
一种无力的失重感
在未知之门,在飘忽而渺茫的瞬间升起
 
洪水泛滥的季节还很遥远
可是恐慌和惊悸,闪电般袭击你
颤栗的寒冷被酷暑的高温淬火
你夹在中间,以水肿的视网膜
在夜的边缘搜寻一只远古的火把
哦,光明!哦,爱情!
在黄昏的摇椅里,行走着夜的幽灵
 
屈从吧,你这可怜虫,伤寒症患者
从潘多拉盒子里放出局外人
放出加缪和萨特,也放出洪水、鼠疫和灾祸
你知道得很清楚:一切荒诞都是真理
一切癫狂皆为理性。这绝望的欢歌
只需你咧开嘴笑,当每一颗流星
在幽深的夜空,富含深意地静默
 
 
第四节:寂静的死亡
 
在活着的人面前
不要谈论死亡
也不要谈论
黑色的乌鸦
黑色的雨
黑色的夜幕
黑色的衣服,以及
黑色的棺木——无论它装殓着尸体还是金条
甚至不要谈论黑色的眼珠
和她丝绸般顺滑的黑发
 
黑色的奶牛!
将丰饶的爱给垂死之人
给宠物狗
给动物园里豢养的野兽
或者给郊外某个占地400亩的庄园里的一头藏獒
只是不要把爱给活着的人
 
不要把爱给活着的人
三月,蝴蝶的蛹还小
柳树的枝条依然僵硬
老屋的土坯房已承受不起过多的雨水
奶奶干涩的眼珠昏黄,受不了过分华丽和缤纷的花语
而死亡离她很近,死亡离寂静的夜晚的村庄很近
在郊外某座花园芳香的暗影里
在塞满花蜜却尚未发育的幼小蜜蜂的肚皮里
潮白河边一棵老树光秃的枝桠
经过一个冬天,从什么时候开始
正重新生出嫩绿的胚芽
 
不要把爱给活着的人!
就让死亡以寂静的方式死亡
在日头高挂的正午
在子夜山坳里某个黯淡的角落
看门的土狗可以一声不吭
可以心甘情愿地为死亡打开方便之门
并以自己忠实的生命
祭献给似醒未醒的三月的黄昏
而活着的人,在夕照的血色山峦下
不得不以死亡的名义活着
 
活着,赞美并亲吻死亡
把丰腴的爱给垂死之人
把春天的蜜给宠物狗,给野兽,给藏獒
只是不要把爱给活着的人
不要把春天给活着的人
 
 
第二章:女人、玫瑰、牧羊犬
 
第五节:唱歌的女人
 
      1
 
越来越多陨落的花瓣
在春天的花园溃烂,酿蜜一般
酿造女人丰腴的胭脂和唇膏
 
去岁的秋叶在林下的沟壑
任时光用腐朽的流觞掩埋
用恶之花瓣,养育性感的肥臀
 
没有语言能够描述这种堕落
正如锋利或浪漫的辞藻,已无法抵达
人心最柔软、最冷酷而坚硬的内核
 
      2
 
岩石,终究逃不脱风化的命运
当萎靡的阳光奄奄一息
当春花在另一面山坡泛滥成殇
 
90岁的爷爷知道,密云水库
蓄的不是水,是季节哭干的眼泪
和厚重的霾下惊恐游走的沙砾
 
面对干涸缺氧的高原
我必须学会呼吸,学会在极地
适应喑哑的永夜
 
      3
 
护城河丢失了三月的喧哗
死寂和苍白,在泥沙俱下的河畔
成为琉璃厂的白描
 
爱就爱了。可是不要指望风的赞许
风是暴力的酋长 ——
龙的神龛,只接纳血的红光
 
      4
 
真实从虚妄的表象出发
在梦的门楣寻求蜕变,在潭柘寺
盛开的玉兰花蕊里,我要寻一池清澈的月光
 
但我必须面向真相
面向颓废和夜晚的血色
跟随一缕妖娆的歌声
 
在雾霾奏响风笛的长街
从建国门到复兴门
从陀螺的心脏抵达蛇的心脏
 
      5
 
有人说,海已经死亡陆地已经死亡
麋鹿和狮子同非洲沙漠的灌木
终将一起死亡
 
是的!埃及法老死了
希特勒和独裁者弗朗西斯科死了
一种新的奴役,正从祭坛上悄悄生长
 
      6
 
幻影在北海的清波里聚焦然后淡出
火狐的红光是春夜的意识流
在妖冶的女人的歌声里
升起、然后崩塌
 
当迎春花终于盛开
死亡已戴上永恒的王冠
如果蝮蛇已经被蛇的歌声诱惑
你还剩下什么?
 
不如将孤独之歌
用女人的声音唱出
再请白塔里盛放的玫瑰和化蝶的蛹虫
在万寿寺的神龛下,敲响春天的钟
 
 
第六节:黑玫瑰之舞
 
     1
 
你是孤独的,一朵花开的
孤独,来自未知的黑洞
你在其中沉陷

寂静的山坡上开满野花
你是其中一朵
当阳光打开所有花蕊
你将自己开成了一片虚无

在沙漠上空,秃鹫展开硕大的翅膀
翅膀下的城堡吞噬白昼的哀嚎
你的影子依然孤独
一把锁的心脏依然孤独
夜幕下的沉寂
逐行删除白昼的轰鸣
删除那些做作的流光溢彩和哗众取宠
还原一种虚空
将空间让渡
 
将生命让渡给种子
将纯真让渡给皱纹
一个旁观者,他睡着的时候是清醒的
思想在寂静的睡眠中如鲜花盛开
你始终在守候
守候一朵寂静的花开
守候流星划过天空的光明 
而你从不相信眼泪
也没有什么哀歌
将飘泊的灵魂歌颂
 
    2

黑玫瑰,用你丰满的黑色肌肤
和嘴唇上盛开的花瓣
歌唱转瞬即逝流星的生命
歌唱荆棘光荣的死亡
 
黑玫瑰,黑暗中盛放的玫瑰
在幽深的峡谷和黢黑的深渊歌唱
在洁白的百合和腐烂的罂粟尸体旁
歌唱!
 
黑玫瑰,用你甜蜜的毒汁和妖娆的舞步
亲吻所有靠近你的唇,亲吻悄悄接近你的手指
用你紫色的花蕊
朝向永恒的水一样的月光
 
     3
 
用你那混沌初开的眸子
在晨雾依稀的剪影中
与草地一起苏醒
 
所有的意象只是意象
如同一层层剥尽洋葱的外衣
裸露出骇人的苍白,却全无内核
 
风月和花草
那么轻薄,甚至轻佻
仿佛海水撞击无边的岸
 
诉说一种永恒的诉说
宁静抑或汹涌
都是词里的浪花,星星点点
 
涌着涌着就熄灭了
又如萤火的流光
幽幽地在夜空里闪,却点不燃一片枯叶
 
漫长的夜
从眼眶到瞳孔
你需要透视灵魂的疆界
 
在宇宙洪荒的手掌中
人生是一种放逐
请你听从内心白雪寂静的声音度过流年
 
或者跟随大篷车,像一个真正的波西米亚人
用脚丈量脚下的土地
做一次短暂而无涯的生命之旅
 
当蛹挣脱紧裹它的勒索和绑缚
以刻骨之痛完成蝶的裂变
你需要在朝阳喷发之前上路
 
或者,就让死亡做你最终的情人
在第五度空间
漠视天堂,甚至地狱
 
 
第七节:牧羊犬之歌 
 
    1

你的命运早已注定
一切救赎已不可能
当黄昏从混沌中复活意识
当月牙渗出浑浊的泪滴
这颠倒的世界是一匹荒原之狼
被午夜迷漫的空洞和虚无填充
而猫头鹰的歌声被野蛮之手绞杀
漫无边际的荒凉,从你的血管漫过我的血管
 
    2

而欢乐的春天迟迟不来
春夜的清冷胜过任何可以想象的清冷
当夜被更冷峻的夜色深埋,溺水之人
在死亡的坟茔找不到呼吸的出口
这巨大的时间的荒冢
这命运无法逾越的沟壑
我沉思的摇椅在午夜的幽暗中晃动
像喝醉了的蜜蜂,在毒雾的花蕊里窒息
 
    3

在蜂拥而来的泥淖中
你彷徨在比陨石更沉重的梦里
而我的羊群已被荒原之狼尽数扑杀
隐身的月牙,靠什么在荒冷的夜晚取暖?
牧羊犬,来吧,坐进我残破的摇椅里
就像坐进君王的宫殿
我的篝火已无法阻挡荒原之狼的致命一搏
——当它们在深夜结伴而来
 
    4

但我不会诅咒命运,不会诅咒
开在白骨上的花朵
当理想用死亡接近生命
活着是最简单而深刻的真实
我还有什么必须说出的?
当高贵的头颅被粗糙之手烟灰般捻灭
文明如此脆弱,原始的力量
比眼睛和阳光更加犀利和高尚
 
    5

从巨蟒到蜜蜂
从荒原到城市
我无法拯救黑夜里的哀伤
骸骨的幽光下,黑天鹅在跳舞
但是你,请咽下幸福的最后消亡
咽下腐烂的苹果,在暗夜的
呓语里,用鲜花装饰狼群的占领
让密林里的辉光从深渊的底层照亮
 
 
第三章:关于海的许多个意象和一个葬礼
 
第八节:季节在时间的洋面

季候风,从无极的彼岸吹来
意念被岩石的影子追逐
在迷雾笼罩的洋面
梦境被另一个梦境毁灭
血光盈满时间的碎影
 
海床深处落籽的旅程
起于季风末梢
注定与一场夕光交会
你可以想象,暮光之下
大海黢黑的子宫多么深不可测
 
漆黑的夜,蓝鲸的歌声
被浪花反复鞭打,而人生
被时间细细切割并分解
宿命是一幢玻璃房子
你可以透视,却无法穿越
 
如果洋流可以洞穿日晷
时间就可以洞穿历史
季节在原初的萌动中被永恒割裂
在岸的囚笼之外,海的灵魂
终将以蓝鲸的歌喉,自由欢歌

 
第九节:无人的岸

从荒芜出走,抵达荒芜——
用歌者之歌,舞者之舞。
                                     —— 题记
 
     1
 
黄昏被落日遗弃,像被秋天
遗弃的私生子,孤独
是你一生的际遇
当夜幕渐渐收拢
风的喉咙被雾的缰绳勒紧
一种呜咽像潮水,从天边涌来
黑色的浪头像羊群奔跑
牧羊人跟在后面
用他的长鞭抽打沉默的岸
夕阳在海面舞蹈
这奄奄一息的病人
在夜的黑暗彻底降临之前
伴随夜晚临盆的阵痛
猛地咳出血来
 
     2 
 
你的姐妹是无辜的牺牲
在深冬漆黑的海上,被寒风
祭献给海神。海滩上
那些晶莹的鹅卵石,多么像
浪花遗弃在此岸的星斗
粒粒张着晶亮的眼睛——
暗夜里闪亮的星呀
它们凝视着你却无动于衷
 
     3
 
暗黑的夜晚月亮隐遁无踪
风在海与岸的唇齿间
播撒病毒。大块的乌云
携带天空的交响,从一颗心
传递到另一颗心脏。在奔腾而来的
马的嘶鸣中,祭坛摆好了
你以士兵的姿势
在暗处挺直了脊梁
 
     4
 
沉默拥有无上的光荣
仿佛真理不用言说
高贵的头,在最黑暗时
也总是昂着
当夜从死亡的祭坛上起身
你将所有生命的隐秘和
一些荒诞飘渺的假说
都隐藏于周易的符号
 
     5
 
海的宿命和年轮该怎样计算
你该如何拯救他们献给海神的祭品
他阴郁的吼声从万米深的海沟
出发,抵达绵延沉默的岸
潮汐有说不完的悄悄话
泡沫熄灭了又被重新被点燃
而关于鲸鱼,关于邮轮
关于星夜的密语和谋杀
无人申辩,无人高举他枯瘦的手臂
你沉默着,把眼睛瞪得又大又圆
 
     6
 
你是深冬子夜的情人
你是早春神秘的爱人
在零度以下的冰封时刻
你的爱沉默着,以暗夜里
燃烧的双眼点燃白雪
再与海鸥一起
抵达大海深处的孤独和荒凉... ...
 
     7
 
如果早晨忘记来临
如果海天不分,世界混沌而昏暗
只剩峭壁上的森林,以及
丛林里的狮吼,那么
你将是今晨唯一的奇迹
当一群年轻的渔人
在海岸上行走
你的空寂的琴弦上响起骊音
以海岸枯萎而死灭的浪花
礼赞漆黑和深不可测的汪洋
 
     8
 
请你用无声的赞美
唤醒不死的永动的潮水

 
第十节:沙丁鱼的葬礼 

     1  程序员之死
 
一个巨大的负压场
数不尽张嘴说话的鱼
悬浮于三D世界的幽灵
刹那间,一起向你
挤压。挤压,并碾过
你藤蔓般倒伏的神经
 
字符的河流
漂浮于空中
从四面八方向你汹涌
汹涌——直到你的双眼
金鱼一样暴突
直到血流
从你大脑的每一根血管
海啸般决堤
 
所有的幻像——
吸血鬼、女巫和天使
英雄、游侠、野兽和王子
刀枪剑戟、攻城略地
都在人类的智慧和语言中
被0和1掌控并代替
 
直到那些戏剧,三国杀的故事
在视网膜上
被一一复活
直到六维时空和荒诞的虚妄
成为凝固的眼神下
不可抵御的真实
直到泰坦尼克号
杰克和露丝的爱情
成为比真实更真的
传奇
 
     2 夜风
 
从一扇门的锁孔里
你看见了什么?
是躲在阳光阴影里的螳螂
还是地狱里天空的旌旗
 
从半掩的窗户缝隙里
你听见了什么?
是早春黯然落下的雨丝
还是某个角落隐忍的叹息
 
从黑洞般失神的眼睛里
你嗅到了什么?
是大批死猪的腐臭
还是浦江无助的哀嚎 
 
在视线不及之处你看见了什么?
是贪婪的硕鼠和蝙蝠
还是诵经路上倒伏的躯体
或者朝圣者渐渐风化的骸骨
 
他们说河水无毒
一如晚风无毒
一如雨水无毒
一如天空无毒
麻木的头脑、心脏和肺叶
也已经完全脱毒
 
那么,就用15000头死猪的尸体
祭献给河流
 
     3 在穹窿之上
 
涌向悬崖的光,以及
飞流直下的瀑布
请在夜的门口,以死亡之舞
举起生命的旗帜

河流淘尽虚幻的圣光
只剩河床上沉默的金子
在月色之下
照亮史前蹒跚而来的步履


我的心充满前所未有的困顿
当高尚与低俗齐名、广博与促狭无异
生命之花在眼前
一样盛开,一样枯萎


我向往的光明,却总是
在缪斯栖息的殿堂一言不发
渺小而卑微的头颅
在暗处昂了又昂——


那些生病的声音多么孱弱
像临终的蜜蜂,难以逾越
茂盛的樊篱
而黄昏没有尽头


光明的使者不懂
当荒谬穿上真理的裤子
圣人一样在阳光下行走
谁会注意它背后的阴影?


跌入深渊的夕光
在死亡的墓园之上死亡
命运的舟楫,会将谁引向衰败
将谁引向永恒和不朽?


所有世俗的樊篱
仿佛坚硬的囚笼之穹顶
而这正是我们至亲的故里
令我们蒙尘而绝望的心窒息

 
     4 祭祀

那么来吧,让我们一起舞蹈
在他糜烂溃疡的伤口
在他永恒的痛苦的创面
我们舞。我们朝燃烧的篝火
加入干柴、汽油、甚至飘香的蜜蜡
我们泵进风,泵进
大海广阔胸膛的蓝色波涛
以海神的巫女长满荆棘的开花的舌头
吹送温柔而狂野的谵语,并且唱响
那首夜晚幽蓝的挽歌:
哦,海神——
让死亡散发迷人的芳香
那炫目的红蓝交织的火与光!
 
     5 沙丁鱼

苍白的鱼鳞在天空铺展
像海的浪花前呼后拥
在大海宽阔的洋面
月亮是煞白冷漠的镜子
而鲨鱼的肚皮是唯一盛装的花朵
这狂欢之夜,以头颅和骸骨点燃地狱之火
以你细小的躯体织成银色花环
在跳跃的浪花之上
你的生命只是海洋和灯塔的饰品
没人看见,在死亡的笑容背后
你排山倒海般的痛楚。你的命运
像绅士抖落毫不起眼的尘土
从他丝质的黑色披风
轻松抖落你的呜咽
 
     5  渺小者

海的雏菊,那些转瞬即逝的泡沫
在渔网般致密而湿戾的夜晚
从沙丁鱼银色花环上
抠出柔脆的骨头和煞白的疼痛
以鱼刺般沉默的悲哀
在死寂幽冥的海底
唱一首涡轮丰收的颂歌
并以此为他者命名:——
哦,渺小者
在这祭祀之夜
你要用沙丁鱼的灵魂唱歌
用他的躯体舞蹈,并且合着欢乐的
死亡的节拍——
在汹涌而来的海浪之上
 
     6  旁观者

如果疼痛可以被阉割
死亡在暗夜开成魅惑的罂粟
喑哑的嗓子已喊不出启明星的泪花
那么,水肿的海就是白垩纪
恐龙的绝唱
当灵魂化作灰烬
肉体最终成为暴力和爱情
不离不弃的恋曲
在比荒漠更荒凉的海上
你无法乞求鲨鱼的仁慈
正如你无法乞求涨潮的海水
比死亡的海葵的歌声更加悠远持久
特别是当一群阿Q麻木地围观
并享用一枚沾血的馒头
 
    7  镜中人
 

好吧,就把你的梦想交给镜子
把善念交给马桶
把一闪念的恶交给眼神


所有的风都没有骨头
所有逝去的时间都如流水
既没有形状也无味道
记忆是一道墙把人生永恒地割裂


你曾活在梦中
看见梦在镜中出入
时间花开一瞬,在梦里芬芳
但是风来了,撕碎雨


风中破碎的旌旗怎样拼接缝补
遗矢在马桶里的碎片怎样捡拾
回忆原本来去无踪
如风,如水中的气泡


生命,是上帝垂顾的钟
让它走时,便如尼亚加拉大瀑布的水
奔涌向前,即使是深渊也不回头
跌下去,跌下去... ... ...


你只需奋不顾身,纵情一跃
就可以把峡谷的虹变成巨大的休止符——
悬在半空,半个圆

 

    8  流星

 

昙花一现的瞬间

流星,用一生的积蓄
完成一次生命的绽放
令人炫目的轮回,用一秒钟演奏一生的绝响
夜幕的舞台——道具、脸谱、和戏服
摇晃的终点叠加坠落的沉重
在倾斜的世界,一切嘎然收场
 
(—— 谁拿生命作赌注
与命运互赌:
赌一场
注定将输的棋局)
 
活着的世界,谁在言不由衷
时间之女,你贞洁的头颅垂在尘埃深处
一降再降。当季节拱手将流蜜的南风
祭给夜晚的女巫,我如何收藏玫瑰花瓣儿殒落的声音
当魔鬼把弄钢琴键盘
在它狂野敲击的歌声中,我又如何
将悬浮的夜雾,交给坠落悬崖的羽毛
 
(流星绽放的夜晚
谁在欢宴
谁在吟唱
谁在极地之光的舞蹈中——谢幕)
 
     9  探险者
 
从启明星照耀的温暖海床
出发。旅人
在路上
经过荆棘和开满无名野花的峭壁
抵达北斗的故乡
卡斯特岩洞,镌刻另一种年轮
炙热,源于地心的流淌
此刻的灯火是多余的
人为的炫耀是庸俗的
语言之花在唇上盛开
久病在床的临终之人
回光返照虽灿若粉黛却稍纵即逝
唯有从遥远海床吹来的风
悄然诉说一种传奇
 
没什么可以作为你的墓志铭
你的脚印,每一个
都是史诗。源于上古的跋涉
风从峡谷底部吹来,循着八万年的峭壁
点亮山鹰的瞳孔
以燧石取火的热情
探险者,在夕阳的余晖下
任风把他的影子凝固成太阳黑子
期待在午夜
作一次炫丽爆发

     10  复活一种理想

可是你要掘,掘一座海底的墓穴
从蓝色的波涛翻卷的大洋
你要掘出永恒的丰碑
以风喂饱岸上的胃
以银色鱼鳞的微光
铺就直抵天堂的云梯
不用盘算命运——未来
谁将成为你的掘墓人
你的躯体又会葬在哪里
只需将颠倒的天空和海洋
置换并再次颠倒——
        以一种复活的蓝色的理想
 
     11  光辉:一种合唱

激荡。除了激荡还是激荡
像冰点之上沸腾的雪的歌唱
一切都那么美妙。而洪水
伴随初夏的雷雨滚滚而来
带着喧嚣和蛮荒的暴力
在白昼尚未降临的时光
让血色故事慢慢开始、慢慢收场
黄昏的摇椅孕育理想的磨盘
在夜的高处,终结一种蒙昧的想象:
当思想尚未走出囚囿
物欲之手陷入比海更深的泥淖
你无法阻挡鲨鱼的贪婪
那么,让风和你一起死亡
让我们和你一起
用喑哑的声音歌唱——
        在比节日更盛大的狂欢中
        在比耶稣复活更神圣的时刻
哦,海神!
让死亡散发迷人的芳香
让烧红的天空闪烁炫目的火与光
 
(2013年1-5月于北京)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
阅读(1058)| 评论(13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