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笑愚de午夜驪歌

一個人de獨舞——在文字構築的視覺花園。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孤独的旅人,一个人生的探险者,一个人间过客。从东半球到西半球,从城市到城市,从落日到落日,流浪、行走、品味生活。在命运之河驾一叶扁舟,用虔诚的朝圣者灵魂,赞美荆棘、爱和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老上海女子的风情和妖娆  

2011-11-14 14:09:21|  分类: 上海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上海女子的风情和妖娆 - 戴茉茉 - 戴茉茉的博客

 

一张老照片,有轨电车站。车来了,女子上车,抬腿处,旗袍的下摆微微掀起……

这张照片的视角是男性的——肢体的摆动,女人的腰肢,若隐若现的小腿。

顺着旗袍的开衩往上看,松软的发卷,一颤一颤地绕过耳际,遮掩着面颊,比如阿拉伯女子的面纱。那脸也是瘦的,是旧小说里的那种瓜子脸,按照比例,大约是唐代贵妃杨玉环月盘脸的三分之一。

上海女人在那个时代都是瘦削的。

说到上海女人的瘦,这就又要想起张爱玲,她的那种瘦,好像不曾发育完全,是一个女生的样子。美丽园,胡兰成初次见她,竟不知道怎么办,只觉得天地都不对了。

张爱玲的母亲黄女士,瘦得楚楚可怜。那日从欧洲的船下来,姑姑忍不住道:“那样的瘦,哎……”

那腰身,仿若初春的柳条,一折,会断裂的。

 

 
老上海女子的风情和妖娆 - 戴茉茉 - 戴茉茉的博客
 
 

见过张爱玲继母的人,第一印象也是瘦。张爱玲的继母是民国总理孙宝琦的女儿孙用番,姐姐是盛宣怀家的媳妇。

姐妹两个拍了一张合照。一样的颧骨,一样的嘴唇,一样的腰际,一个巴掌就可以卡住。

中学期间,张爱玲最自卑的,是穿继母的旧袍子李鸿章族的后代,怎么就穿起继母的旧衣服来了呢?因为都有盈盈的细腰。

继母过门前,知道张爱玲也是一把骨感的女子,便收拾起自己穿过的旗袍,装了一大箱子,随嫁妆,带了过来。算是示好于张爱玲。

张爱玲委屈。在梦里,因为穿旧衣服,居然哭醒。

那天,站在阳台上看风景,风吹过,父亲一回头,正好看见张爱玲与继母的侧面,道:“你们真像。”说完了,心虚,尴尬地一笑。

张爱玲偏过脸来看,也觉得像,觉得对母亲是一种背叛,赶紧笑笑,走开了。

 

 

老上海女子的风情和妖娆 - 戴茉茉 - 戴茉茉的博客
 

 

盛宣怀家的几位小姐也都是瘦,比如一支铅笔,瘦里面有一点子尖刻,一点子哀怜,一折,就碎在那边,再也拼贴不起来了。

法国女人吃不胖,上海女人如斯。晚秋,在张爱公寓里的L'Bookcafe做名媛旗袍展。马文是沙龙女主持。每次沙龙活动,她总是一个个电话打过去,要求女士们务必穿旗袍。

她是黛玉般的身材,宝钗般的圆融,一件薄料子的旗袍穿在那里,曲线分明,是毕加索的炭笔风格。因为她的坚持,她身边的女人都去做了旗袍。她痴迷长跑。国外度假,也当是运动会,天天跑得大汗淋漓。这样,她就一直如高中女生,有抽芽的细嫩、笔直在里面。

那次旗袍展,严仁美女士奉献了宋美龄的居家旗袍。

严仁美是上海总商会会长、通商银行第一任行长严筱舫的女儿,20世纪80年代去美国探望宋美龄,宋美龄送她礼物,旗袍是其中之一。

送旧衣服,算是一个念想。这件旗袍,紫色,暗扣,清清爽爽,不带一点装饰。

宋美龄,几十年如一日,每天早餐,一根西芹,盐水里蘸蘸。一百岁,还口红柳眉旗袍高跟鞋,其身材可以给美国牛仔裤做广告。

席家双胞胎姐妹,父亲席德柄是苏州席家后代,曾任中央造币厂厂长。夫人黄玉珠,天生的美人身段,一件素色旗袍,一张饱满的六角脸,不见一点首饰,却是无敌于天下。

生了七个女儿,也是老天开眼,各个精致美妙。

其中一对双胞胎姐妹,更是出水芙蓉,门前追求者无数。

1941年,父母决定送双胞胎姐妹去美国留学。

船未靠岸,太平洋战争爆发,交通中断,上海的钱,无法到达。姐妹两个去大使馆求救。

大使馆见姐妹两个英语流利,当下给了她们一个工作:教美国大兵华语。

她们伶俐、美丽、娴雅,深得美国军人宠爱。

上海的母亲失去了与女儿的联系,以为她们遇难。惶恐担忧中,罹患伤寒症,不治身亡。

战争使席家美女成熟,她们成了坚强乐观的职业女性。

台湾作家白先勇的小说《谪仙记》,取材自她们。

 

 

老上海女子的风情和妖娆 - 戴茉茉 - 戴茉茉的博客

 

老上海女子的风情和妖娆 - 戴茉茉 - 戴茉茉的博客

 

 

席与明的旗袍,是她做了少妇时的衣裳,英国料子,极其薄的呢子,黑底,斑斓的花,硕大,灿烂,开满全身。那蜂腰的尺寸,令在场的年轻女模特惊叹不已。

50年代,中国与苏联谈恋爱,上海女子流行列宁装。中性色彩,隆起的垫肩,窄袖,将手臂修饰得更加修长,从胸部开始收腰,到了“S”部位,果断地一刀下去,比如把那里挖去一块,女性的曲线立即乍现。上海女人最会得于无声处露峥嵘,一条丝巾,或者一截蕾丝花边,在领口演绎出一点妩媚。

“文革”中,上海郭家的小姐到北京访问康有为的女儿康同璧。

四合院的厅堂里,康阿姨见郭家小姐太瘦,有心给她补充营养。问:“想吃什么,说,我给你做。”

郭家小姐道:“想吃西餐。”康阿姨听了一惊,道:“这个可不好办。”

康阿姨还是差遣女儿花了几天的时间准备食材。

约了几个京城里的上海女子。晚宴那天,客人来到康家门前,大冬天的,卸下厚实的大衣,一个个,婀娜的旗袍,玲珑地跨进客厅,笑吟吟一声:“我来啦!”

桌上,味美思葡萄酒,银餐具,水晶杯,蜡烛台。文雅地吃着。

其中一位女子忽然伤感起来。她道:“前些天,在莫斯科餐厅走廊看见张伯驹,手里托了一片面包、一块黄油。很小的一块黄油。大约带回去给潘素。”···········。

 

文/凤凰网

图/网易图片

编辑/戴茉茉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